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从跟随到领先的转型:广升不只是依靠互联网思维和创业热情

上海广升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在创始人孙荣卫的带领下,公司构建起系统升级的生态链,实现了从简单的软件服务到互联网思维的升级,完成了从“debug”工具到增加终端功能、优化用户体验的系统标配的华丽转身,成为目前全球最大的第三方FOTA(Firmware over the Air)技术服务提供商、领先的终端管理和精准广告分发平台提供商。

上海广升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孙荣卫

2016年,广升挂牌新三板,成为系统升级领域第一股。

广升是怎样做到这一步的?

从“跟随”到“升级”

2002年,孙荣卫加盟移软科技(南京)有限公司。移软(Mobilesoft)简称“MS”,公司成立时以微软(Microsoft,亦称“MS”)为标杆,从产品模型到业务模式都跟微软类似:微软销售Windows操作系统、Office等应用软件,移软则致力于嵌入式智能终端平台的研发,产品包括基于Linux操作系统的手机软件平台、WAP手机浏览器、MMS彩信软件、CMSEMail等嵌入式应用软件、WAP网关和蓝牙技术等系列软件产品。

移软从成立后到2006年的5年间,其Linux OS先后被飞利浦、海尔等手机厂商采用,WAP浏览器和MMS彩信软件的市场份额更是占到国产手机市场份额的60%以上,并在国产芯片龙头展讯通讯的功能机上实现标配,合作模式也从最早的购买license、支付年费直到买断源代码。

2007年之前的手机市场属于功能机时代。

从2007年开始,孙荣卫发现风向突变,智能手机市场爆发,竞争对手从Microsoft变成了Google——Google在2005年收购了Android后,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开发。

2007年11月,Google牵头与其他29家同业者在全球发起组织了声势浩大的开放手机联盟(OHA),包括沃达丰、Orange等全球一流的运营商,摩托罗拉、三星这样的终端供应商以及TI、高通等芯片公司,正式推出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并大举攻占了智能手机市场,实现了对微软的弯道超车。

孙荣卫认为,Android的成功有两大至关重要的因素——开源和免费。

“当竞争对手不再是微软而变成Google的时候,我们发现市场正在离我们远去。”孙荣卫当时有些迷茫。

怎么办?

掘金智能手机市场

“既然没法和Android、和Google同台竞争,那就参与到他的阵营里面,成为他的联盟者和合作伙伴。”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孙荣卫选择自己最擅长的第三方软件供应商,从Android中找到市场。

通常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升级这项工作分为两种情况,一是遭遇严重的问题需要重装整个系统(实际上这种情况不常见);二是补丁包升级。

Windows不开源,其补丁包只能由微软来提供;而Android是开源的,手机厂商会在开源基础上做很多定制化开发,所以手机上市时不同厂家的Android也将会有很大的不同,而这些差别Google不知道,所以Google没法给不同的android手机提供系统升级服务。

FOTA系统升级产品有相当高的技术门槛,人力和资金投入较大,开发周期较长;且FOTA不仅是产品,还需要有及时高效的技术服务,手机芯片更新换代频繁,Android版本基本保持一年两个大版本的升级进度,做好FOTA就需要持续、高强度投入,因此多数厂商不愿意在这方面做大规模的技术投入。

市场呼唤着第三方软件供应商的出现,孙荣卫发现了这个机会,并把握住了这次机会。

基于与众多厂商多年的合作,以及他们对原有团队服务能力和态度的认可,孙荣卫在2012年创立了广升,把升级当作核心业务起步。

当时“互联网+”风头正盛,硬件厂商都在声称硬件要免费,软件和升级服务就更应该免费了,孙荣卫也发现,客户和合作伙伴的利润越来越少,即使是提供最简便、最安全、最稳定的FOTA系统升级产品和服务,收取费用的难度也在加大。

在“羊毛出在猪身上,狗来买单”这句话盛行的时代,广升是否也能创造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呢?

孙荣卫决定尝试免费为合作伙伴提供FOTA服务,但通过这个方式换取广告入口,以广告来变现,实现后向付费。

“从2012年到2015年三年间,广升基本上就做了FOTA系统升级这一件事;2015年之后引入广告体系,为合作伙伴提供广告服务。”孙荣卫说。

孙荣卫取得了成功。

当时,这项广告服务仅限于手机。孙荣卫从事了十几年的手机配套服务,他也只想专注手机。

从2015年开始,手机市场渐渐成熟和稳定,但孙荣卫发现很多客户公司和朋友陆续放弃了手机市场,从事智能汽车、智能机器人和智能家居行业去了。

现实逼着他再次转型。

智能手机与车联网、物联网

值得庆幸的是,各类智能硬件仍然离不开升级。

2015年,孙荣卫新设了车联网事业部和物联网事业部,为手机之外的汽车和各类智能硬件提供服务,服务的内容依然只有一个:FOTA。

在当下,人们强调平台的互联互通,孙荣卫相信,以事业部形式来运营可以更好地去支持客户。他解释说,客户需求不同,三者间技术架构、技术路线都不一样,差别非常大,如手机操作系统大部分是Android,这一块产品的开发比较成熟稳定;Android在汽车领域属于非主流,更多的是QNX、Linux、RTOS和各类ECU;所以要服务好车联网、物联网客户,需要投入更多的研发资源,且必须有专人来服务。

广升的汽车市场分为前装和后装两个市场:后装市场多数跟手机市场类似,采用Android系统,包括车机、后视镜、行车记录仪等,去年国内销售的700万台后视镜、800万台车机中一半的升级是广升完成的;前装市场则是为整车提供升级服务,包括但不限于车机、T-BOX和各类ECU(传统汽车有200多个ECU,新能源汽车有100多个ECU)的升级。汽车人命关天,车企对于安全的要求也是最高的,甚至有车企领导说:不解决安全问题宁愿不联网!在汽车市场,广升主打安全升级概念,在产品技术架构上通过多个层面保障系统升级的安全,比如用HASH256算法在升级文件里校验整体升级内容,在还原过程中对每一个BLOCK做校验,升级文件采用PKI体系签名验签机制等。广升还和360、腾讯等互联网安全公司合作,和金雅拓、信大捷安等安全芯片公司合作,共同保障汽车升级的安全;广升还被360天行者(skygo)汽车安全实验室选中,独家承办了skygo的安全升级工作。

“一台汽车昨天是安全的,今天是安全的,但不能因此说明天也是安全的,可能今晚就被黑客攻破了。”孙荣卫表示:“对车企来说,升级是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

孙荣卫有信心将手机领域的成功模式带到车联网和物联网来,毕竟二者的理念和服务意识是一致的。

一路走下来就走到了今天。

过去五年间,广升服务了约10亿手机等移动终端,在Android手机市场占有率接近70%,车联网、物联网领域也正在努力耕耘,用户数已经达到5000万。虽然数量还非常小,但是孙荣卫看好未来物联网终端设备带来的巨大市场。

“真没想到我还会参与到车联网和物联网这个市场来。”孙荣卫感慨地说。

转型升级是传统企业的生存之道

车企更新导航地图,一直都需要去4S店并且缴纳升级费。在孙荣卫看来,这种做法很快就要被互联网思维取代:仅需稍作设置,晚上停车后就自动下载和升级,而且这项工作一定会完全免费。

2016年,中国市场共出售了2600万台乘用车,其中实现联网的仅占5%。虽然多数在售汽车没有联网功能,但几乎所有车企都设置了车联网部门,都在规划汽车的升级换代;智能化和网联化已经成为汽车行业大势所趋。

“传统车企一定需要改革。”孙荣卫表示:“从手机的历史看来,诺基亚、摩托罗拉都能够被淘汰,还有谁不能够被淘汰?车企不改变思路,百年公司也会轰然倒下。”

很多国际品牌传统汽车企业的决策在欧美,反应机制一向都比较缓慢。不过,这个现象开始了改观。

孙荣卫认为,未来传统车企将互联网化,或者互联网将借鉴传统车企的经验,双方将“浑然一体、合体为一”。但互联网公司与传统车企之间的合作还存在阵痛期,主导权之争是重要的因素,互联网公司有丰富的资源,能给车主带来更多的便利;传统车企需要突破陈旧思维,一旦错过机会,就失去了合作和市场。

理性看待互联网思维

孙荣卫强调,互联网的本质是规模效应、是眼球经济,做好硬件产品是成就互联网+事业的基础,只有产品得到消费者的认可、产品卖到足够的量、形成足够的市场规模,基于数据挖掘提供更多基于互联网的增值服务,互联网+才有机会。

如果一家手机制造商每年只能售出几百万台手机,那么互联网+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好消息——为了服务这些用户所需要搭建的一套互联网+的体系,收入将远低于投资成本。

去年年底,360公司周鸿祎就公开承认自己之前所说的“硬件要免费”的观点是错误的,他承认做硬件就是要赚钱;乐视生态化反的失败,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反面例子。

“互联网+是一个新的方向,成为很多公司的福音,但对大量的创业公司和中小企业来说还是要慎重。很多的创业团队一开始就想着有了产品和设备、有了用户以后做互联网+就会怎么怎么样,实际上多数公司走不到那一步。”孙荣卫说。

“过去几十年的PC发展历程,实际上只成就了微软和英特尔两家公司。”在回顾以往工作经历时孙荣卫说,2000年初他就看好移动端的前景,将成为未来发展趋势,但移动端的发展不应该由两家公司或少数几家公司主导,而是百花齐放。

“中国公司的机会就在21世纪。”孙荣卫抓住了机会。

从广升的转型和发展之路,我们看得出,企业的成功,需要信念的支撑,但更需要理性和脚踏实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从跟随到领先的转型:广升不只是依靠互联网思维和创业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