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经济资讯与服务平台

这家初创公司把全闪头号玩家Pure Storage带到中国了!

全闪存阵列头号玩家Pure Storage这次真的来中国了,Pure Storage是一家备受瞩目的存储公司,它将在云库公司的帮助下落地中国,具体而言,将如何落地中国呢?本文将为大家做一些介绍。

如果你关注全闪存阵列存储的话一定会知道Pure Storage,如果你对Pure Storage有印象的话,那么一定是因为它是Gartner全闪存阵列魔力象限图右上角的”钉子户”吧。

我们先从市场发展的角度认识一下Pure Storage。2018财年全年(2017年2月1日到2018年1月31日),Pure Storage的营收为10.23亿美元,同比增长41%,如果说估值十亿美金开始可以算作独角兽,那么,一年营收10个亿美金的公司算什么呢?按2018年5月18日收盘价,Pure Storage的市值为54.3亿美元。

全闪存阵列是硬件产品,还非常的企业级,不过其市场表现即使是在独角兽群中也非常的抢眼,达到10亿美金营收的速度超过了大批全球知名公司,比如博科、思科、F5、Dell、阿卡迈、NetApp等。8年达到10亿美元营收,Pure Storage是企业级IT市场最快到达这一里程碑的上市公司。Pure Storage的出现让沉寂已久的企业级硬件领域的创业公司兴奋,Pure Storage将闪存对于企业级存储市场的颠覆力展现的淋漓尽致。

Pure Storage成立于2009年,距今已有九年时间,团队主要来自EMC,Google等各种知名大公司。2012年,Pure Storage完成了D轮4000万美金的融资,也是在2012年前后,当国内市场对闪存存储还没什么意识的时候,Pure Storage在美国已经引起了足够重视,可以说是拿奖拿到手抽筋,此时,传统的企业级存储市场的大厂商普遍开始布局闪存存储,Pure Storage在去闪存领域下手非常的早。

2015年,Pure Storage完成了IPO,虽然不是全闪存的第一股(2013年IPO的Violin应该是第一股),但事实证明,Pure Storage的发展要顺利的多。2018年,5月中旬,笔者见到了Pure Storage 亚太及日本地区副总裁 Michael Alp,他介绍说,Pure Storage在全球范围内服务有超过4500多家大型企业,每个季度还有300-400家客户在不断递增。下图中可见,Pure Storage的用户群中有许多全球知名的大型企业。

Pure Storage的新锐体现在两个层次上。

一方面,闪存在一定程度上颠覆了多少年没什么大变化的企业级存储市场,而且做起全闪存来完全没必要照顾磁盘存储的感受,稳稳地拿着闪存的大砍刀毫不留情地砍向磁盘存储。

另外一方面,Pure Storage的产品架构相对于老牌存储公司而言要简单的多,因为产品都是自己一个一个研发的,而不是像一些巨头都是收购而来的产品,巨头收购之后的产品线会更加复杂,会给用户带来一定的困扰,自家的产品搞不好还会打架。

Pure Storage主要有FlashArray和FlashbBlade两款产品。

Tier 1 和 Tier 2 应用就用Pure Storage FlashArray,这款产品的第一代大约发布了七年时间了,主要用于服务器虚拟化、桌面虚拟化、数据库系统以及云计算等需要高的随机IO性能的场景。

FlashArray采用了定制化的闪存模块,不用标准的SSD,做法跟IBM的FlashSystem一样,都是定制化的闪存模块,好处是性能非常的好,延迟低,读写速度高,存储密度高。虽然同等容量下成本也会高一截,但是Pure Storage计算下来每GB可用容量的总拥有成本更低。

从NVMe的SSD到NVMe的全闪存,如何让全闪存用上NVMe是摆在所有企业级闪存存储厂商面前的一道拉分题,dual-port的PCIe SSD已经难倒了一批SSD厂商,系统厂商要想用NVMe更是难上加难,需要重新设计系统IO架构,适应多核并发处理流程,这样才能释放NVMe的威力。

Pure Storage在于2015年发布的FlashArray/M系列就开始在用NVMe了,2017年发布的FlashArray/X系列更是打出了100%NVMe配置的全闪存阵列的口号,而且据Michael Alp介绍说,目前有超过20%的客户都用的是100%NVMe配置的产品,非常快速的用上了NVMe。

FlashBlade则主要用于非结构化数据存储应用,数据分析等场景,定位上类似于EMC的Isilion。

值得单独一提的是,Pure Storage所说的6个9的可靠性跟别的友商不太一样,是把计划停机时间也算在内的。

重删和压缩功能是Pure Storage最著名的功能特性,且开启这些公司也能不影响性能,配合上软件定义的全闪存模块,存储密度不是一般的高。五年来,Pure Storage的产品不断演进,下图展示的是1PB可用容量所占用的规模,现在一个机架顶过去好几个机柜,Pure Storage的闪存存储变得非常高效。

Pure Storage的产品方案或者说策略比较有突破性,再小的配置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较为完整的功能,比如刚才说的重删、压缩和快照。

以往许多硬件厂商的软件授权规则都比较麻烦,Pure Storage显然是想要改变这点,即便是一些入门级配置的产品,或者说容量较低的产品配置,所有产品都统一用的是一套操作系统Purity,这使得所有系统都有较为完备的功能,不用额外再去买授权了,配合上比较好的扩展性设计,后期的扩展和维护也会变得非常便捷。

各种负载都能跑在Pure Storage上

Pure Storage的产品线简单,按照适应所有场景来设计。Pure Storage在高可靠性、稳定性的基础上,由于许多功能都很完备,在软件定义的帮助下,Pure Storage的任何一个产品具备的能力都很强。

Pure Storage的产品易用性非常高,在现场,笔者看到了一张两个名片大小的卡片,上面满满地印着一些Linux命令,原来这就是Pure Storage的产品手册,简简单单的一张纸片儿,上面写着初始配置,日常维护和解决问题的一些操作,仅此而已。

Pure Storage的Evergreen存储模型从行业角度来讲许多突破性,能很好地保护用户投资,它能避免用户的重复购买以及许多在升级时需要付出的成本,提供升级和扩展方面的服务保障,例如上面提到的FlashArray/M系列,能保证升级到更新的FlashArray/X系列,让老用户也能体验到更新后的产品的,Pure Storage的升级能保证完成不间断(Non-Disruptive)的升级。

客观来说,这等于是自己放弃了一部分按照行业惯例自己可以拿的东西,向用户提供了更多额外价值,相信这点对许多用户都有很强的吸引力,也与市场营收飞速成长有很大关系。

笔者认为,Pure Storage是一家非常个性的企业,个性非常张扬。Pure Storage的官网上,张贴着许多与竞争友商对比的博客文章,与EMC比,与NetApp比,与HPE比,作为新锐的独角兽级的公司,Pure Storage确实有很多过人之处,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把行业巨头公司当PK的对象是每家有志向的存储公司应该做的事儿,只不过做法上,Pure Storage很张扬地把这些说了出来而已。见惯了套路文章的朋友可以去Pure Storage官网上找点有趣的内容看看。

以上是笔者对Pure Storage的部分认识,看到这样的新锐企业要来中国了,内心也是非常期待,那么,云库将如何帮助Pure Storage落地那?

与Michael Alp一同现身的还有云库新技术公司总裁温智流(人称水哥),温智流是企业级存储领域的资深高管,先后任职IBM大中华区业务总经理和EMC大中华区副总裁,熟知企业级存储市场的人对他并不陌生。他所在的云库公司是一家新成立的公司,温智流解释云库名字的由来时表示,“云”是指没有边界,云可以代表新一代的东西,“库”是说储备有很多宝贝。云库的职责是把好的东西带过来,这是对云库业务形式的高度概括。

温智流非常认可Pure Storage的产品和服务,上文也提到了,Pure Storage的官网上有许多与DELL/EMC对比的评论性文章,在Pure Storage眼中,EMC就是竞争对手,而从EMC出来的温智流表示,EMC也很关注Pure Storage。

温智流在外企的工作经验以及对中国市场的了解,在帮助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有许多优势,可以更好地帮助Pure Storage落地中国。云库有许多经验丰富的销售和售前工程师,这些工程师也大都有过在EMC、IBM、Oracle等外企工作的经验。

总之,了解中国市场,也了解外企的工作方式,是云库的核心竞争力,温智流表示,云库要做一个桥梁的角色,把最好的技术带到国内,帮助国内用户用好这样的技术。在未来的发展中,云库还会将除Pure Storage以外的先进服务商放到库中来。

在笔者看来,云库也在开创一种新的业务模式,许多国外的企业有先进的产品和技术,但是经过去IOE的洗礼之后,这些外企在面对中国的市场时的做法与前些年发生了许多变化,外企在中国的业务发展发生了变化,云库发挥自己的核心优势做桥梁的做法也非常值得关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这家初创公司把全闪头号玩家Pure Storage带到中国了!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