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经济资讯与服务平台

《第二次机器革命》之后,商业社会将有这三大变化

2014年,麻省理工学院的安德鲁麦卡菲和埃里克布莱恩出版了《第二次机器革命》一书,书中写了信息化数字化对社会带来了怎样深厚的变化,比如增加了失业率,工资报酬更低了,这些观点与《未来简史》的作者尤瓦尔所说的未来99%的人都将沦为无用的人有几分类似。

这两位最近又写了本新书《Machine,Platform,Crowd》中文译作《机器、平台、大众》,从商业影响的角度阐释了未来。

这两位都认为,电脑和互联网的发展给人类的工作方式带来了三个变化:

第一:人工智能(AI),从人到机器的转变。人和电脑协作,人用电脑干活儿,现阶段,对于大多数人都是认利用电脑干活儿,电脑是工作的好帮手,这点大家有共识。但是未来,随着计算机的不断发展,AI增强了计算机的能力,电脑的能力开始超越人了,有些工作干的又好又快,而且不要求加工资,对工作环境没要求,又不会请假,电脑的智能开始取代人了。

比如百度的无人驾驶,谷歌的在线翻译,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亚马逊的无人商店,会答题会看病的IBM Watson,司机,翻译,同声传译,售货员,医生这些看似牢靠的专业人士迎来了机器同行。

在生活中,有谷歌助手,微软小娜,苹果Siri,亚马逊Echo。在企业级IT领域,越来越多的产品服务都在加入人工智能的元素,比如有家叫做先智数据的企业通过人工智能来监测磁盘的使用情况,从而帮助IT运维人员管理磁盘,帮助运维人员提升管理效率。

第二,重心从产品向平台转移。滴滴打车没有一辆自己的车,估值300多亿美元;最大的租房中介公司Airbnb自己没有酒店,没有房子用来租;最大的零售企业阿里巴巴,Amazon自己没有库存产品;最大的媒体新浪微博,Facebook自己没有编辑记者,但是有全球最多的内容贡献者。

这就是平台的价值,企业都在说平台,在平台林立的时代,如何做一个众人认可的平台才是平台型企业的价值。平台的标准必须要非常高,需要做许多开创性的东西,要能够有足够的吸引力来吸引别人,参与到平台的生态中来。比如淘宝在发展的初期就因为经常变更淘宝买家卖家的在平台上需要遵守的规则而引起许多话题,但是如今的淘宝平台已经成为电商的标准,买家要遵守,卖家哪怕是传统大型商家的网店也要遵守。

越来越多的企业在做平台,消费级领域的苹果商店,小米商店,华为商店,腾讯应用商店。企业级IT领域,各种Marketplace层出不穷,微软Azure的应用商店,阿里云的应用商店,等等,都是平台化的做法。

第三个特点是去中心化,从集中的核心转移出来。以往的中心化,核心机构时代出现的经典,比如中国的CCTV到全民社交媒体,从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到人人皆可编辑的百度词条,维基词条。这种变化的原因在于:人类协作成本的降低和协作的便利性。

在《未来简史》尤瓦尔也认为,人类大规模地协作的能力才是人类成为主导的关键因素,信息技术的发展让人人都可以贡献自己的力量,人多力量真的大,再不是以前所说的:别看蜈蚣腿多,但是跑的也并不快。在如今各种信息爆炸的时代,少数精英的创意敌不过群众的智慧,在做决策的时候经常因为思虑不够周全,而利用大数据的工具可以捕捉到大众的反应,从而帮助做决策。

在IT领域,信息技术的世界的局面正在发生改变,从少数人掌握的核心IT技术产品到人人皆可参与的开源项目,开源是大势所趋,群策群力,再不是几个顶尖的企业找几个顶尖的科学家闷头造秘密武器的时代了。

从目前可见的现实发展趋势确实就是如作者所说,但真实的未来是怎样的只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关于未来预测的一个经典悖论是:如果预测是准确的,但真实的未来并不是预测的样子,因为看见预测的人做了一些事情改变了预测中的未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第二次机器革命》之后,商业社会将有这三大变化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