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经济资讯与服务平台

飞猪高星酒店活动引发网友大辩论 酒店的选择折射旅行需求变化

“裹上软绵绵的浴袍浴巾……窝进蓬松松的King Size大床……步入宽大的沐浴间……躺进鸟瞰夜景的浴缸……想想就美得很!”

7月6日中午,奇葩说知名辩手陈铭突然一改往日犀利风格,在微博上写下了这么一段“香艳”的文字,不仅引发网友参与讨论,更引来奇葩说的另外两名大咖臧鸿飞、傅首尔先后加入辩论,把话题引向高潮。网友们也是各抒己见,纷纷分享自己住酒店的“心路历程”。

在消费者各种头脑风暴间隙之时,有网友发现原来话题的发起者最先是飞猪的官微,主题是:出去旅行住酒店,是必须高级,还是可以凑合?

奇葩说的辩手陈铭、傅首尔的选择都是高级酒店,而臧鸿飞则是“将就论”的支持者,他说“应该把钱花在享受当地美食和购物上,住哪不是睡个觉呀,反正白天都在外面玩”。有网友附和说:“只睡五六个小时睡哪儿不是睡呢?如果想舒适干嘛要出去。”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凑合论”支持者寡,众多网友一边倒偏向“高级论”。对于绝大多数网友来讲,旅行毕竟也是一种消费行为,并不愿意让自己的人生就如此“将就”。

“高级论”支持者们普遍认为,出门旅行就是要有好的体验。他们并不单纯追求旅行的次数,不少人认为如果住不上高星酒店宁愿不出门,少出去几次,多攒点钱也要给自己准备一场旅行的“盛宴”。

更多的网友意识到,旅行不仅仅只是出门看看风景,如果没有一个好的酒店体验,整个行程风景再美都不完满,甚至糟糕的酒店体验,会拉低当地风景给自己带来的美感度。

此外,不少网友认为,旅行中的“享受”是十分重要,是对自己平时工作的一种犒劳,也是繁忙工作之余的休养,所以在旅行的舟车劳顿之余,舒适度够高的高星酒店就显得十分重要。

“高级论”支持者里,竟然不乏在校学生,这与大家印象里大学生旅行都是省吃俭用尽量节约钱的形象出入很大。在校生出去旅游都更倾向住更好的酒店,大伙又何必为了省钱走了一趟穷游而苦了自己呢?出去一次,就要高质量,要对自己好一点。

在“将就论”和“高级论”之间,还存在“中立论”网友,他们认为,住酒店要看出行的类型,旅游可以将就一下,但度假必须是高星酒店。

但即便是中立论者,也认为就算是便宜一点的酒店,对酒店的设施要求也不能马虎。

参与评论的网友们尽管七嘴八舌,但基本观点总结起来不难看出一个势不可挡的潮流:对于年轻的旅行者来讲,省钱已并非主流, 他们更加追求舒适度以及优质的体验,所以出行普遍更愿意选择高星酒店。

这些年轻的旅行者,其旅行方式与他们的父辈已完全不同,他们中的大多数,在孩提时期,便已跟随自己的父母完成过多次旅行,“飞猪”发布的大数据显示,90后、00后,他们的第一次出境游,比80后提前了20年。也因此,他们的父辈需要从多次的旅游后才能够把“旅游升级为旅行”,而这些年轻人早已完成“从旅游到旅行”的转化,旅行的质量更高。

同时他们已经很自然地把旅行当成一种消费享受。人们更多地认为逃离忙碌的工作去好好享受生活是旅行的初心之一,旅途中一定要使心灵和身体都能得到充足的放松和享受。好的商品只有在付钱的时候会心疼,使用时却无比愉悦。

从讨论中可以看出,年轻的旅行者们,并不只把酒店当成旅游过程中一个睡觉的地方,而是把酒店当成旅行中最重要的体验项目,不仅对住宿的条件有高的要求,对酒店餐饮的质量也十分看重。

同时,并不千篇一律只追求酒店的奢华,对高星酒店的要求也更多元化。有网友的评论获得了很多人的认同:“喜欢设计型精品酒店,或者有当地特色的酒店,比如在圣托里尼住了洞穴酒店,在箱根住了提供怀石料理的温泉酒店,在翡冷翠住了古建筑改建的酒店,还留存了旧时风貌,早餐厅的穹顶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壁画。这些都是旅途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越来越多的人出行选择高星酒店,一方面同全社会的消费升级有关。另一方面,也确实显示出了年轻一代更为强劲的消费能力和更现代化的消费观。

年轻一代在消费理念上与他们的父辈、祖辈们有着明显的不同,普遍具有旅行享乐主义特征,根据飞猪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春节出去旅行的消费者中,85后占到63.2%。而从全年数据来看,头等舱的消费者中,85后占比最高。

有机构研究发现,在酒店消费方面,90后消费频次是70后用户的两倍以上,而且年轻用户的消费能力强劲,预订高星酒店的消费者年龄越来越低。

“我那么努力工作,配得上这么美好的旅行”。对高星酒店追求的后面,实际上是当代年轻人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飞猪高星酒店活动引发网友大辩论 酒店的选择折射旅行需求变化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