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据经济资讯与服务平台

存储七项式不是宏杉存储的,而是……

这几天朋友圈被“存储七项式”刷屏了。早在大约10天前就从宏杉官方微信平台知道了“存储七项式”,当时感觉这个提法比较新颖,但从内容看:成本、性能容量、应用支撑、数据可用性、管理、扩展性和业务连续性,似乎也没有更多的新意,直观感觉,更像是一个噱头和包装。但听过宏杉科技总裁李治的诠释,令人茅塞顿开,原来“存储七项式”和产品解决方案没有“半毛钱”关系,它是民族自主创新存储企业的情怀,更是对当今存储应用现状的全新思考。

hsh4

宏杉科技总裁李治对“存储七项式”的诠释让人茅塞顿开

淘金的和卖水的

淘金客和卖水人的故事是财经人最为津津乐道的,大家都去淘金,但卖水人、买铁锹的最终发了财。对于ICT产业来说,这个故事也有借鉴的意义吗?

熟悉以太网技术发展的人知道,Cisco的CCNA、CCNE认证曾经火爆一时,拿到这2个认证就意味不菲薪水保障,在网络厂商之间畅行无阻。此后,各种“网络大学”市场火爆,对此,曾经有媒体戏言:网络大学学费收入很有可能会超过设备销售的收入。分析其中的原因,不得不说到教育体制的落后,学和用的脱离,让很多毕业生需要经过企业的二次培训才能够胜任工作。网络厂商通过和高校联手,将第一手网络知识用于教学和培训,如此学生毕业之后可以和企业、用户需求无缝对接,因此深受学生的追捧和欢迎,也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市场。

还有一个更能够说明问题的事例是企业的ERP应用。“上ERP是找死,不上ERP是等死”,曾几何时,这是制造业ERP应用的“金句”。问题不在软件本身,ERP是德国制造企业管理体系的精华浓缩,以软件的方式帮助制造企业提升企业的管理水平。但一方面ERP太复杂了,一般制造企业难以掌握;另外一方面,新的管理体系和制造企业现有管理体系存在冲突。因此,应用好ERP也就成为了首要难题。最终真正化解的难题的并不是SAP、Oracle、用友、金蝶这样的ERP软件提供商,而是以麦肯锡、埃森哲、德勤、普华永道为首的资讯服务企业,看看这些企业营收,同样是盆满钵满。

对照这些事例,可对企业行为进行分类,在产品、技术和解决方案之外,更高层次的应该是文化和知识体系销售,二者相辅相成,也可以彼此独立存在。特别当产品技术复杂时,知识的传播和服务就变得更加重要。

技术供应过剩的存储市场

“计算、网络都是过程计算的产品,性价比是最有力的武器,这也是民族企业最为擅长的,但存储产品不同,讲求的全数据生命周期的管理,要求的稳定、可靠,而这需要时间的积淀来证明,很难一蹴而就。这也就 解释了:为什么与网络设备相比,存储设备整整落后了10年,直到2010年,才诞生了真正意义上本土存储创新企业。” 李治说。

hs1

存储技术的冰山一角

李治指出:存储重要的不是存,而是为了取,所以存储这个词本身就有问题的。要解决整个数据生命周期内所有威胁性质的问题,每一次用户需要取数据的时候,可以顺利读取出来,唯有这样用户才会认可你的设备是稳定、可靠的。这件事情足足花了宏杉七年时间。我们扎根在存储这块土地上,这块土地上的用户不断给我们提出需求,在不断满足这些需求过程中,我们比国际厂商更加了解本地客户对存储的需要。

如今的存储是一个技术供应过剩的市场,如此也增加了用户选型的难度,例如用户不得不在集中式存储和分布式存储徘徊,集中式存储稳定、可靠,技术成熟并被实践所验证,但是针对互联网+应用环境,其Scale-out能力不足的弱点也非常明显。另外,针对爆炸式数据增长,集中式存储成本过高,IT投资难以满足数据增长的需要。集中式还是分布式?这是用户始终需要面对的问题。

集中式和分布式存储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吗?对此,宏杉给出的答案是:Scale-Out并不是分布式存储的专利,集中式存储也可以实现 Scale-Out,这就是宏杉在2016年发布CloudSAN的原因。在过去的7年时间内,无论是大缓存中端存储MS5000、CRAID(Chinese-RAID)、基于阵列的双活存储SDAS、存储互联架构,还是首款双矩阵高端存储MS7000、全系列全闪存产品、V4引擎等,宏杉技术积累全部来自客户的需求。

以双活存储为例,以往的解决方案需要借助虚拟化网关,但在一些应用场景中,更本没有多余空间放置网关设备,为此,宏杉提供了阵列一级的双活存储技术。不仅满足了存储双活的需要,与此同时,传统存储双活没有办法应对人为误操作等逻辑错误的发生,当一端产生误操作,例如错误删除,另外一端的数据也会被删掉,因此,还需要配合备份系统。与之相比,宏杉阵列级双活,借助快照、CDP技术,可以确保数据的安全可靠和可恢复。

可以说,对于这些技术的深刻把握,对于用户来说至关重要。但对于用户来说,把握这些技术并不简单。以IOPS为例,很多标称几十万IOPS的系统,常常难以满足仅为几万IOPS的应用需求。其中的关键在于:用户只关注了IOPS,而没有考虑到延迟,从而造成了很多数据库应用表现不佳。

通过对于用户存储应用过程中存在问题的系统梳理,宏杉推出了以“存储七项式”为主题的存储应用的方法论,根据用户的实际需要,帮助用户选择适合的存储应用解决方案。“这个方案可以不是宏杉,但一定是最适合用户需求的解决方案。”李治说。

hsh2

用户存储应用的“存储七项式”

存储七项式排列组合

宏杉推出的存储七项式涉及7项一级指标,60+二级指标和数百个三级指标和应用场景,涉及了系统选型、成本、性能指标、扩展性、数据可用性、业务连续性和管理等内容,是一个数据存储应用的完整方法论和指南。

“对于‘存储七项式’的指标,用户并不需要面面俱到。有些指标,用户可以暂时不顾及,但是一定要知道其潜在的风险。”宏杉科技技术总监曹镇说。

李治指出:我们经常被问到有关分布式存储的问题,要求对于超融合存储等技术进行评论。实际上,这样的评论和对比是没有多少意义的。因为从“存储七项式”来看,超融合存储很好解决了Scale-Out的问题,但在性能上,特别是延迟上也存在短板。宏杉通过CloudSAN架构可以很好解决和弥补传统集中式存储的不足,同时提供高可靠性和可用性的能力。“针对不同的场景和应用的需求,会产生的不同评价和结果。”李治说。

以MS7000-AFT全闪存阵列为例,传统存储可以通过上千块磁盘并行来提升能力;但对于闪存盘而言,闪存盘的性能太高了,25块闪存盘就可以把性能跑满;更多增加闪存盘没有任何的意义。在这种情况下,SAS通道就会成为瓶颈。宏杉MS7000-AFT通过硬件架构优化,和软件功能优化,将现有全闪存的能力充分释放。这也是性能、成本的一种平衡。

hsh3

MS7000-V4 引擎

在以最新的MS7000-V4 高端多控存储为例,传统松耦合设计,以控制器对为基础,一对控制器不能够同时损坏,否则就会造成无法恢复的灾难。新的V4引擎在设计上,控制器缓存完全镜像,后端磁盘通道完全共享,如此就可以允许3个控制器同时故障,从而极大提升了系统的可靠性。

小结

所谓末流公司卖产品,二流公司卖技术,只有一流公司输出知识。对于民族存储企业来说,经过多年的技术积累和实践,如今已经具备了 在存储产业发展方向上有所建树的实力。

“存储七项式”是民族存储厂商面向存储市场应用的创新尝试。作为一种创新的知识库和方法论,普华永道、麦肯锡式的服务就是榜样。作为单独的业务存在,应该对“存储七项式”未来发展充满了信心,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知识就是力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存储七项式不是宏杉存储的,而是……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