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韩忠恒:Power Cloud Box 定义中国云模式

DOSERV 服务器在线 3月11日原创报道: Power产品总经理韩忠恒最近两周的日程排的非常满,先是在北京接受了DOIT记者的采访,畅谈了IBM Power System在Watson人机大战中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随后就在杭州向数百家ISV宣布了IBM面向中小型开发商的“天工计划”在2011年前进步伐,而一周之后,出现在上海的韩忠恒,向与会的北京及上海媒体宣布,IBM将推出面向云计算应用的IBM Power Cloud Box解决方案,进军云计算IaaS平台解决方案市场。

作为IBM Power System产品大中华区的总经理,过去一年IBM Power 7系统销量超千台,在UNIX市场在全球被X86市场冲击的环境下,这是一个傲立IBM全球Power System业务的成绩,随着Power7在天工计划、全线产品及渠道政策的快速成熟、普及和发展下,显然这个数字在2011年会被再度刷新——占据中国关键业务服务器市场56%的Power System给了韩忠恒极强的底气。

正如韩忠恒所说,Power System仍然是许多用户的首选,基于单机大节点,高性能Scale Up的系统,在许多大客户、行业用户及关键业务应用领域有无可替代的作用。

IBM Power System产品大中华区的总经理韩忠恒,中国的Power业务增速据信位于IBM各大区之首,除了用户的惯性,中国用户的“阶段性成熟”也有关。

在本次大会的间隙,DOIT记者与一位来自上海证券行业的用户闲聊了解到,由于应用程序的二次开发、业务的迁移复杂性及X86系统规模化之后所带来的复杂性、电耗和散热、空间等问题,继续购买Power 780这样的产品,其成本确实相较转向X86架构要低得多,而在许多应用程序重新开发的过程中,企业所雇用的开发人员——他们并不信任外包——将为企业带来极大的运营成本。

正是在Power7的性能和关键业务服务器用户的采购惯性驱使下,IBM Power System在过去一年有不错的销售量,但韩忠恒表示,IBM仍然会采取多种措施推动Power System的发展,天工计划面向中小型ISV,迁移工厂面向竞争对手应用系统,而IBM Power Cloud Box则为客户的“新技术、新产品和云的需求打造了一个结合点,实现了基于关键业务服务器和高性能服务器的云的概念。”

韩忠恒:今年还有三件事 云首当其冲

“我今年主要做三件事,第一是大客户,这是Power的主要业务,推动他们向Power7转型;第二件是加快成长领域的投入,一方面是继续帮助用户迁移到Power7,加强迁移工厂的投入,另一个方面就是加大渠道的投入,加大对开放商的投入,投入40名销售以及渠道部门、技术部门的力量;第三件事就是系统方面的进展,云计算是推广的重点,Power要帮助用户实施云平台。”韩忠恒在大会之后的媒体采访环节表示,Power在中国的关键业务市场一枝独秀,但IBM“还要坐更多的事情”。

在大会现场,韩忠恒向与会用户和媒体介绍了IBM对当今企业计算转型的看法,他认为正在从传统的集群计算、分布式计算转向“智慧的计算”——大量的数据和信息的集成、优化的系统、服务交付/云计算是智能的计算的发展方向,将帮助用户的计算系统实现更好的自动化、集成度更高且同时保持安全性——在智慧计算的概念中,搭建云计算的框架、实现云计算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智慧的计算”的时代基本上是结合了我们所谓的集中计算的效率和分布式计算的创新,达到一个比较优化的平台。我经常也谈过,这里面智慧的系统包括了很多方面的解决方案,也会体现在我们的云计算上。”韩忠恒表示,云计算是智慧计算的载体和表现形式,云的概念就是新的技术和用户对云(按需付费、服务概念及高效、自动化)的需求的一个结合。因此,在2011年云计算是IBM首当其冲的计划,而Power System在过去两年虽然没有特别多的宣传其在云领域的发展和优势,但是随着云成为与用户的切身需求结合的技术,Power System在满足用户的需求的同时,实际上也就是朝着云发展。

“随着云概念的成熟,Power System开始推出Power Cloud Box这样的平台解决方案,目的就是为了让用户可以在IaaS层面为PaaS(平台即服务)和SaaS(软件即服务)搭好平台。”韩忠恒表示,IBM战略如今就是在基于去年强大的Power产品——POWER7的发布的基础上,让IBM的客户群体把Power用的更好,用到最先进的、领先的领域——云计算当中去。“让客户的应用真正走到我时代的潮流前面。这是我们的初衷。”Power System在云计算领域的成功——Power Cloud Box推广的成功,实际上不仅仅是韩忠恒的“第三件事的成功”,将能够带动他的三个战略都走向成功的道路。

Power Cloud Box:为中国定制

不到两周之前,IBM在美国宣布了IBM CloudBurst 2.1版本,在新的版本中,IBM 宣布了基于IBM POWER7处理器的3个CloudBurst配置版本。单机架版本配置了1台Power 750服务器和32个处理器核心,可运行160个虚拟机,顶配系统在5个机架内配置了11个Power 750服务器,可运行多达2960个虚拟机。

而在3月10日的发布会上,虽然同样是基于Power System,同样是面向云计算应用,也同样是提供PaaS的平台解决方案,但韩忠恒和Power大中华区产品总监李红的所宣布的产品却名为Power Cloud Box,与CloudBurst不同,这个新的平台解决方案并非同样的产品,而是看起来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

“Power CloudBurst是在全球推广的、集成的解决方案,采用Power750服务器,包括存储、软件和服务的打包,更容易被虚拟化应用程度更成熟的客户所接受。中国用户还在准备期,这种一揽子的计划初期投入很大,对虚拟化的要求很高,中国用户的虚拟化程度还有差距。”李红表示,CloudBurst的推出并不是为了中国用户而设计的,销售方面也不面向中国的客户,对于中国的用户来说,这种打包的十分彻底的全包解决方案“在中国销售还不是时候”,中国用户需要的是在现有环境下合适的产品。

“针对中国现有的国情,我们从最底层做起来。这是我们为什么推Power Cloud-Box。你要做云可能买IBM硬件,买IBM存储软件还要买服务,不要一下子都买,这样就把人家一下子吓走了。我们先不说投入,先帮助客户建立一个池的概念,把基础架构虚拟化,再往上,给他建立池的管理,再看上面有接口,比如说我们CloudStarter的解决方案和我们实验室和ISV建立合作,一步一步去走,所以我们把这个过程分为一步一步,前期不要投入很大,先做这种实验。”

李红表示,Power Cloud Box是针对中国市场定制——只在中国市场销售而不进入全球市场——的一个平台解决方案,重点是不需要彻底的改变数据中心,不需要去做太多底层的架构、应用和模型的改变,这对于较为保守和更追求稳定的、成熟的技术的中国用户来说,更具吸引力和实际意义。

“我们在中国谈Power Cloud针对企业级用户,我们目标比较明确,我们并没有想大规模的改变企业级客户应用的结构,因为这是困难太多了,这个的投入和困难太多了,我们才针对企业级客户的应用,我们看到他有一个数据库类型的应用,比如应用层和接入层的应用,所以我们给他二维的云作为基础的部署单元的解决方案。”

李红介绍说,在用户的应用中,用户既可以利用原有的Scale Up的概念,用高性能的Power7的服务器做大节点,卖更大的服务器去升级获得性能提升,实现更好的虚拟化和云计算;也可以采用Scale Out的方式——“把纯粹物理的并列改为虚机和物理机并用存在Scale out”——以提高每台单机的物理的利用率。

而在Scale Out方面,则和IBM的“天工计划”有很大的关系,“如果大家看过天工计划真正的案例的对比的话,他就是用两台Power服务器的组合,我们可以把他看成一个部署的单元,去取代4台、6台、8台x86服务器,我们可以把他当做Power Cloud Scale out真正应用服务其的单元去做,所以他是在整个Cloud-Box里面非常重要的Scale out一部分。”

李红说,这就是IBM的平台化的Power云计算的战略的两个组成部分,作为平台,一方面是Scale Up的能力,另一方面是Scale Out的能力,在Scale Out这个方面,针对中小型ISV的天工计划又帮助Power云计算平台从IaaS的层面,拉高到了PaaS的层面——Scale out与ISV密切相关——“天工计划做了很好的补充,他不仅仅在IaaS部分,他涉及到了中间件,甚至还有ISV的应用建立在上面,这样可以让Power Cloud-Box在Scale out部分可以成功。”

“你会看到Power Cloud Box里面涵盖除了Power750还有Power720、710和刀片,不指定打包的存储、软件和服务,只有基本的实现云的、虚拟化的System Director VMcontrol和IBM TSAM软件,这是一个面向中国国情的平台解决方案。”韩忠恒表示。

李红:Power Cloud Box与PowerCare可灵活应用

云计算的实现不能够仅仅依靠Power Cloud Box这个平台解决方案,以软件和服务见长的IBM当然也不会忘了在Power Cloud Box之上构建自己的云计算服务计划——这就是实施Power Cloud的一整套服务“PowerCare计划”,它将帮助IBM将Cloud Box中所加入的软件和技术,如PowerVM、PowerHA等提供给用户,让虚拟化技术、能源优化技术、可靠性/安全性以及强大的云计算基础架构通过Power Cloud Box的得以实现。

PowerCare计划包括了一个四步走的云计算实现战略,分别是:1、虚拟化优化系统性能(Power Cloud Basis),实现CPU/内存/IO的全面虚拟化;2、优化能源使用(Power Cloud Greenness),Power Cloud根据供电和冷却情况动态调整工作负载,消除云中热点,实现能源利用最优化;3、加强可用性与安全性(Power Cloud Resiliency),IBM评估可以发现系统可用性和安全性隐患,有效消除计划内停机影响,提高应用可用性;4、构建基础云(Power Cloud Construction),搭建资源共享的Power Cloud云平台,快速响应业务需求变更,推动业务创新。

李红认为,中国的虚拟化应用范围已经很广,但是深度和用户的“决心”还有待发展,这也是为什么推出中国化的Power Cloud Box,而不是直接引入基于Power750的Power Cloud Burst的原因所在。

在这四步走的计划中,除了第四步是最终实现云计算的目标之外,第1、2、3步看起来并非需要“固守在Power Cloud Box中”才能够实现,或者说“才需要实现”,对于用户来说,如果不想完全构建一个尚不熟悉的云计算平台,而仅仅是为了提高虚拟化能力、加强安全、散热等方面的效率,或是像为未来的云计算实现“Cloud Ready”这样的准备工作,那Powercare计划帮得上他么?

对此李红表示,之所以标注第1、2、3、4步,只是告诉用户需要做的内容是有如下的4步,但是顺序其实时刻调整的,对于用户来说1、2、3步都是实现云计算的第四步的前提条件,而基于虚拟化是所有的工作的基础——虚拟化能够改变数据中心的架构和组成——所以第1步一定要实现深度的虚拟化,而第2、3步的顺序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
“除了第1步以外,第2、3步的顺序或是做法都可以调整,可以分开做,这是基于用户不同的‘关注点’的,但是第一步一定要做,虚拟化是所有的工作的前提条件,而第4步是所有工作最后实现云架构的步骤。”李红向DOIT记者表示,IBM确实看到大部分客户时逐步追加的迈向云计算,都是从简单的、容易上手的开始,IBM的战略是先帮用户把虚拟化实现,达到前提条件,然后帮助用户有选择性的实现后面的步骤,对于用户来说,在第2、3步上,拥有绝对的主导权利,无论怎么做,这两步都将基于用户的需求。

除了实现的流程之外,Power Cloud Box是否会形成一个封闭的市场是很多与会媒体关心的话题,对此,李红表示,“IBM这种平台,提供了最大的适用范围”:一方面Power Cloud Box所采用的技术是开放的——支持UNIX和Linux——的Power 7服务器产品;另一方面,虚拟化作为核心,PowerVM提供了很好的平台扩展能力;最后,Scale Up和Scale Out的两种不同模式,让这个平台有更加广泛的应用范围,无论是OLTP还是高性能计算,都会有很好的适应性。

“通过客户装机和沃森的项目的推广,我们看到了这种架构的服务器确实有很广的适用范围,像这种智能运算、海量处理的应用也可以支持的非常好。”李红说,用户选择关键业务平台,尤其是关乎到未来发展的云计算平台,关键除了稳定和性能就是能够适应很多种不同的应用和业务,如今Power Cloud Box提供了一个基于IaaS平台解决方案的可能性,“这是一个能够适应非常广阔的工作的平台,选择支持各种不同负载的(基于工作负载优化)的‘非常好的选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韩忠恒:Power Cloud Box 定义中国云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