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钉钉下沉:亿元补贴100区县,技术普惠百县万村全面在线化

上个月,农业农村部农村合作经济指导司刚与阿里巴巴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共同推进乡村治理、农民合作社和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的数字化,这将成为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举措。

事实上,推动区县乡村数字化的建设,钉钉起步非常早,在脱贫攻坚领域尤其如此。2018年5月,央视二套《深度财经》栏目报道了陕西省略阳县挂职扶贫干部潘祝华的实践案例,潘祝华利用钉钉搭建精准扶贫平台,实现了精准扶贫的高效透明和智能化,并由此推广到陕西汉中市11个区县,为振兴乡村找到了新动力。

陕西省略阳县用钉钉精准扶贫、建设数字化乡村并非孤例,在甘肃、河北、湖南、贵州、海南等地,钉钉均在发挥着类似的作用。今年是脱贫攻坚收官年,各地贫困县纷纷摘帽,不过钉钉并未退场,而是变身为区县基层治理和乡村振兴的数字化底座,数字新基建真正在基层吹响号角。

在重庆大足区,各政府部门通过钉钉实现工作分解和派发,进度反馈和监督;在浙江杭州萧山临浦镇,基于钉钉平台打造的”平安钉”系统,已成为乡村数字治理的样板,村民可以通过”你钉我办”功能上报各类事件,根据事件分类、分级,”平安钉”系统形成事件签收、处置、流转、反馈、评价的处理闭环。

在山东日照车家村,钉钉作为数字乡村入口,整合了社区便民服务、党建服务、政务服务、公益服务、电商服务、劳务服务、乡村教育服务等生态资源,打造了一个可持续的数字乡村生态发展新模式;在甘肃临洮县,十多万农户打开手机钉钉,足不出户即可购买到化肥等急需的农资,还可以随时办理信贷。作为农业部乡村振兴全国首批试点区县,浙江省建德市也在推动全市乡村钉建设。

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教授徐旭初认为,中国的数字化水平走在世界前沿,但主要是一二线城市发展水平高,低维城市、县域总体上还存在”数字鸿沟”。疫情发生以来,中国社会最深刻的变化是数字化,主要表现为企业的数字化,和县一级以下的数字化。数字化从生活、经济领域向社会治理延伸,既给政府赋能,也给百姓赋权,消弭数字鸿沟。

“建设服务型政府,就要为百姓提供便捷的公共服务,钉钉是公域虚拟空间,同时可连接私域,是一种新型组织方式,天然适合承载县域数字化建设。” 徐旭初说。

7月15日,国家发改委等13部门发布《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 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要求加快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发展,推动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完成这种转型,区县基层及农村的数字化不可或缺。如今钉钉作为数字化底座,区县基层和乡村的数字化已快速奔跑在路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钉钉下沉:亿元补贴100区县,技术普惠百县万村全面在线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