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电竞人才缺口五十万,疫情之下企业为什么还要裁员?

图片来自网络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各行业都受到了大大小小的影响——在第三产业占比已经超过50%的中国,餐饮、旅游、影视等相关产业影响力极强。因此,疫情对第三产业的影响,终将辐射到所有人。

电竞行业自然也不能幸免。有那么一部分电竞人,他们失业了。

从业者的无奈:2020年第一季度职业规划是要饭

小黄是个“电竞女孩”,看到电竞人才缺口那么大,她想都没想就选择离开之前任职的“500强”,一头扎到了“魔都”上海这个“全国电竞之都”,在一家电竞赛事公司做赛事执行的工作。工资只有以前的一半,可是她却充满干劲。小黄说:“电竞相关的工作才能让我找到归属感和成就感。我乐意。”然而,快乐时光太短暂——进入行业近一年,事业刚刚有点儿起色,却因为这次疫情失业了。

“我在的那个赛事公司,人员成本,场地租金都是疫情期间的固定支出,但却因为没有可以承办的赛事失去了收入来源。公司走的人不少,大多数是我这样的年轻劳动力。可能在老板眼里,我们的可替代性更高吧。”现在回想起失业这件事,她依然觉得不甘。“为什么是我?”

公司给出的理由是末位淘汰,但很明显,在小黄眼里,自己并不是末位。“不能理解却只能接受,我还能怎么办呢?”

据小黄自己介绍,她熟悉赛事执行的每一个流程,并不担心自己找不到下家。“从场地选择、供应商关系到成本预算,我不觉得我比谁差,所以再找工作并不难。难的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找工作,被迫失业加上被迫待业,我觉得太难了。”

虽然被追求的理想职业伤了心,但小黄并没有产生放弃的想法。“我肯定还要留在电竞圈的,不然这半年的经历就浪费了,而且,我也不知道其他工作还能不能给我这样的成就感。”

老板心声:我招到合适的人多不容易,你以为我忍心裁掉他们

失业的电竞人自然值得同情,但中小企业的老板也有他们的苦衷。

Joker是一家网咖的老板,坐标河北保定地区的小县城。平时,这家网咖仗着设备先进,场地宽敞,地理位置优越,几乎在这个三线地级市下辖的小县城里一家独大,但现在,Joker却发了愁:“过去一年赚的钱不少,但如果继续现在的日子,我也要破产了。”

据Joker透露,现在网咖的成本支出主要是场地租金和设备维护。

Joker最先谈到的是场地:“从开业到现在,我们家一步步做到全县城第一,这块场地功不可没。但由于地段好,所以价位也就高了些,加上我一下和房东签了三年的合同,这俩月的租金算是打水漂了,天天净亏,还是挺难受的。”

而说到设备,就离不开他的网管:“我们本来有三个网管,都是踏实孩子,但这回我只留下了一个,另外两个直接开掉了,不然我亏得更多。留下的这个是因为他维修技术最好,虽然没客人了,但机器不能撂坏了,所以他隔天都会过来检查一下设备有没有故障。留下的这个网管也降薪了,我实在没办法,他也能理解。”

另一个草根创业者冯新鑫,平时的主营业务是给赛事公司做供应商。如今,国内头部赛事还能转战线上谋求发展,小型赛事却受到疫情影响只能先消失一段时间,冯新鑫的日子不好过。

“本来团队有十几个人,现在我只留下了核心骨干。说好听点儿我是创业者,说不好听点儿我是包工头。平时人力成本是我们的主要支出,但现在没收入了,我总不能还养一群人。”冯新鑫无奈地说,“你以为我舍得拆了这十几人的团队?外人根本不知道我找这几个用得顺手的人多不容易。现在遇到疫情‘优化’了他们,等疫情过去,他们还会不会回来,重新招人又将怎么培训,这些都是疫情‘余震’,都是遗留问题。”

冯新鑫担心的不仅是人,还有他的甲方们。“如果真的有一批赛事公司坚持不下去了,我今年的生意也不好做。但乐观地想,电竞产业或许也会迎来反弹吧,我觉得大家会想念那些在一起看比赛、一起为电竞欢呼的日子。至少,我挺怀念那些搭完台子带着团队出去喝酒的日子,以及那些在台下看着粉丝为我们的灯光、舞美和选手操作尖叫的粉丝。”

投资人:企业和员工应互相理解,春天总会来临

“电竞产业肯定会受到影响,但绝不会受到致命影响,长期来看,电竞产业依旧向好。你说的疫情导致失业的问题,事出有因,而且随着产业复苏会不攻自破。”电竞产业投资人赫昱开门见山,亮出了自己的观点。

“事出有因,是因为电竞产业就算按照2016年开始爆发算,至今不过才顺利发展3年多一点,很多小微企业根本没有抵御这样不可抗力的条件,导致短期的现金流出问题。”赫昱强调,“一定注意这是短期的影响,家无三月之粮不足以称之为家,电竞行业刚刚起步的创业者们,还没把家盖好,没把余粮储备好,就出现了这样的‘黑天鹅事件’,并不是他们的错。”

赫昱并非一味站队创业者的投资人,他也看到了这个行业优秀人才的稀缺。

“之前你们采访一个投资人的时候也说了,这个行业缺优秀人才。缺人还裁员,这挺可惜的。我还是建议企业能不要裁员就不裁员,让员工待岗嘛,发最低工资标准的百分之七十,只要员工同意,疫情过去之后继续来上班就好了,不必非得一刀切。让他们待岗的好处是,企业省去了重新培养人才的周期,开工就能迅速步入正轨,而员工也会觉得得到了应有的尊重。另外,裁掉人再招人,你招的会不会是别的公司裁掉的呢?我认为这个问题值得仔细思考。”

最近一级市场的回归理智,让赫昱把目光放在了二级市场。他意外发现,这场疫情,让电竞概念股十分走俏。“完美世界、顺网科技等电竞概念股,自疫情来临之后,颇受二级市场投资人青睐,这似乎也侧面证明了电竞产业的影响力和潜力,现在入手电竞概念股的同行,大多对电竞产业持乐观态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电竞人才缺口五十万,疫情之下企业为什么还要裁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