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经济资讯与服务平台

深信服曹心驰谈数据即服务,用超融合的分布式驾驭海量数据

韩信点兵多多益善,说的是韩信对于大量士兵的驾驭能力,管好自己,靠自制力和行动力,管理的人越多,难度自然越大,需要极高的技术水平。现代企业拥有大量数据,用大数据技术对数据进行价值挖掘,让数据变现,已是所有企业的共识,这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目的。

分布式才是驾驭数据的正确方式

深信服云计算CTO曹心驰

谈及数字化转型,深信服云计算CTO曹心驰在2018中国存储与数据峰会上的一段描述比较新颖,他说:“数字化转型是将物理世界用数字化进行重构和模拟”。

确实,当现实世界里的状态都由数字化来表示,那么首当其冲的就是涌现大量的数据,近一两年的数据产出量是过去几十年数据加起来的量,这就是数据的增长速度。

对此,企业的传统IT架构表示不能接受,无论是数据量,还是处理数据的速度,还是整体面向数据的IT架构成本,都有很多问题。因为传统架构根本不是为海量大数据处理而设计的,过去几十年来,主要的工作还是保留数据,最多做一些BI。

而现在,企业要求能随时从数据中挖掘价值,存储的任务明显比过去要重的多。数据之上的算法可以预测消费者什么时候想买什么东西,飞机何时需要维护,某人何时生病,对企业来说,数据能改变竞争格局,数据对企业意义重大,要知道,就连通用电气和西门子等工业巨头也都把自己定位为数据公司了。

放眼全球,Amazon,谷歌,Facebook,阿里,腾讯,百度等科技巨头掌握数不清的数据,很多人都看到,掌握大量数据之后能洞察先机,获得额外的竞争优势,数据堪比石油的战略意义,这些拥有海量数据的大企业在数据处理方面非常有心得,这些互联网公司在分布式系统上的实践,为企业IT架构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互联网公司探索出了一条用分布式的架构管理数据的路径,在存储大量数据的同时性能也不错,如今越来越多的企业都在使用这种分布式技术。

传统企业存储技问题很多,全靠有限的控制器来提供计算能力,即所谓Scale-up纵向扩展,扩展性很差,而且通常用的是专有设备,价格昂贵,TCO高。相比之下,分布式存储通常用标准的硬件,精心设计的分布式系统,其产品方案的主要形式就是超融合,他能实现性能和容量的线性扩展,能降低企业数据存储管理的成本。

企业落地分布式靠超融合,超融合有时候就等于云

2013年年底2014年年初,笔者在2013年中国存储峰会上看到了一家叫Nutanix的公司,后来才知道Hyperconverged(超融合)一词,所谓Hyperconverged其实是将计算、存储、网络这计算机三大元素通过软件方案组合在一起进行部署和管理,由于Nutanix的方案强在存储,所以很多公司将Nutanix视为存储公司,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年里,Nutanix一直强调自己是一家云基础设施公司,如今的Nutanix已成了超融合领域的领头羊,是一家65亿的上市公司。

Nutanix是超融合的先行者,掀起了超融合的浪潮,据圈内人士口耳相传的描述,如今国内做超融合的大概有700家厂商。深信服是其中一家,深信服成立于2000年,业务发展始于网络安全,2013年以后进入云计算领域,2015年正式把云计算核心业务定义为超融合架构,在曹心驰眼里超融合几乎就成了云计算的代名词,他认为,超融合是一条新的主赛道而不是过渡产物。

深信服俨然成了一家超融合大厂,近来的市场表现方面,深信服的市场份额稳定在中国市场第三位,TOP3的差距也不甚大,但比后面的几家的份额要高出不少。

From IDC:2018 H1中国HCI市场,2.6亿

From IDC:2018 H1中国HCI软件市场

大多数时候,笔者个人对于国内企业关于引领新时代的描述通常先会持怀疑态度,多少年来,多少新的趋势都是由海外发源,然后一步步传到国内,原因很复杂,规律很简单,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尤其是在企业服务方面,国内市场对于新技术比如全闪存、超融合、软件定义等概念产品的接受度明显落后于海外(主要是北美地区)。

深信服不是超融合的引领者,但是一个强有力的执行者。深信服打造的超融合除了有计算、网络和存储三大件以外,还加入了网络安全,这一特色是历史原因使然,因为之前一直主要业务就是安全,当然,短时间内从无到有的做超融合仅靠安全特色是远远不行的。

Gartner 2016:x86服务器虚拟化基础机构魔力象限

2016年Gartner发布的《x86服务器虚拟化基础机构魔力象限》报告中,深信服首次进入利基者象限,与华为,Oracle,Citrix等处于一个分类当中,x86服务器虚拟化技术是一项核心能力,也是超融合产品的很重要的能力,同在榜单上的华为在超融合市场份额上也表现不俗。

在深信服2016年公布的一份介绍中写道“2009年,深信服就已对虚拟化市场进行研究和战略布局……7年的技术积累与沉淀,公司有近50%的工程师从事虚拟化研究,积累了600万行虚拟化代码,60余项虚拟化专利。”2013年,深信服推出VDI方案,2014年发布独立的服务器虚拟化产品,因为一直很懂虚拟化,所以,2015年开始推出超融合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在超融合方面,深信服宣传的声音比较低调,因为此前十几年的企业安全服务市场和渠道积累,足以支撑起超融合这一新业务的发展步伐,笔者更喜欢从产品本身出发来看看深信服超融合,深信服超融合有什么特色呢,笔者找了几个亮点。

深信服超融合的特色

首先来看看分布式存储软件的基本——性能。分布式的核心思想是数据的物理分布,用软件多副本来保障数据安全性,当数据节点发生故障,多个节点一起来重构数据,当需要扩展节点时,新节点能快速融入其中,这其实是分布式最基本的价值,实践上最大的考验是性能,曹心驰介绍说,深信服的分布式方案6主机集群重建速度能达到30分钟1TB,而且还不是全闪存的系统。这一性能表现还是挺快的,有的厂商宣称每60分钟1TB。

VSAN是VMware超融合方案的核心,曹心驰将深信服aSAN与VMware的VSAN做了一个性能对比,其单机IOPS和吞吐量表现均优于VSAN。集群性能也表现优异,按照曹心驰的说法是:“发挥出物理硬件极限性能的90%”。

然后在看看企业存储的根本——稳定性。曹心驰介绍说,为了保持业务持久稳定,深信服把一些进程进行备份,如果进程出现问题,CPU内核出现故障,这一机制能让新的进程去接管备份下来的进程,进程继承能做到秒级恢复。系统升级的业务中断其实比较普遍,深信服表示升级业务和迁移业务的时候可以不停机。稳定性和连续性可以作为进击企业核心业务的门票。

当然,作为一款以存储为核心的超融合,存储系统的丰富特性也非常重要,在此次大会上,曹心驰并没有介绍太多,只是强调深信服的云计算能提供一站式的云化解决方案的能力。

深信服的云系统架构中,从底层的x86硬件,交换机,上层软件服务都是深信服自己的,此外还有数据中心双活云和容灾的解决方案,本地容灾、网络容灾和异地的容灾都有,是一套全栈超融合架构数据中心的解决方案。深信服所说的一站式交付还包括与应用服务商合作,构建上层的应用生态。

对深信服的一点感受

讲真,笔者对深信服既熟悉又陌生,说熟悉是因为深信服也做超融合做云计算,而且时常出现在各种超融合分布式存储的市场份额榜单上,更早以前,在VPN、安全市场的各种榜单上更是常客。说陌生是对深信服取得如此成绩有点不解,做超融合的这么多,为什么深信服有如此成绩?

产品优势当然是很重要的一点,上文也着重谈到了这点。此外,企业应该还有很多讲不清的软实力。有时候,局外人对一个事情的看法也有参考价值。在一次与深信服简单的接触中有件小事令笔者难忘。

曹心驰说,有一次有一个员工和他聊天,这位员工一会儿说“何工”如何如何,一会儿说“何工”如此这般,他心里其实在想,公司这么多人,这个“何工”是哪位?后来身边人说,这个“何工”应该是何朝曦,深信服的大老板。

私下里与深信服的朋友交谈了解到,深信服的内部员工称呼部门领导不能带“总”,如果部门有张姓领导不能称呼其“张总”,可以直呼其名,也可以叫别的称谓,就是不让人感觉有明显的层级区别,在外人看来这或许是微不足道的细节,但在笔者看来,如此风格却对于释放员工的积极性有很大意义,会让人觉得你我是平等的,只是分工不一样,对于员工有很大的激励作用。

深信服从安全市场开始做起,2013年开始打造虚拟化引擎,2015年发布超融合产品,2016年发布企业云方案,2018年做持续演进的大规模云,真是什么火就做什么,凭什么呀?

现在人工智能不是火吗?深信服最近招了大量的博士做底层的算法和研究,未来在产品方向上会考虑智能化,通过人工智能嵌入到底层数据管理,让整个数据处理更智能,智能化不像存储可以用IOPS、延迟还有吞吐量来量化,笔者很好奇,接下来的深信服如何呈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深信服曹心驰谈数据即服务,用超融合的分布式驾驭海量数据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