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经济资讯与服务平台

石化盈科孙惠民:数字经济时代新技术产业架构和企业价值

在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中,每个环节都离不开数据技术,数字经济时代的各种技术正在推动商业模式不断的推陈出新,数据存储产业正在从存储进入数据价值创新发展的新阶段,那么产业人士如何看待新技术对于推动产业架构重塑价值呢?

12月11日, 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的2018中国存储与数据峰会(DATA & STORAGE SUMMIT 2018)上,石化盈科总裁助理兼咨询部总经理孙惠民以“数字经济时代新技术重塑产业架构和企业价值”为题发表主题演讲。以下内容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石化盈科总裁助理兼咨询部总经理孙惠民

孙惠民:很高兴受到DOIT的邀请,今天上午来到这里和大家分享我在数字经济时代对于企业转型变革的一些思考。

石化盈科是中国石化和香港盈科合资成立的一家公司,已经成立了16年。最近五年来,中国石化一直在财富五百强中排到了前五强,也曾经排名第一和第二位。中国石化走到今天,跟石化盈科对中国石化整个业务的支持是分不开的。习近平同志今年11月20日全国网信安全会议上说,网信事业代表着新的生产力和新的生产方向,在新的历史时期,信息化会形成新动能,新动能促进新发展,新发展促进新辉煌。

今天,所有的企业唯有积极拥抱信息化技术,才能拥有未来,这就是我今天核心要讲的内容。

《三体》的作者刘慈欣,大家可能都很熟悉,十年前他写完小时《三体》后,又利用六年时间写了另外两部——《黑暗森林》和《死神永生》成为地球往事三部曲,《三体》获得了全球科幻小说的大奖“雨果奖”,《黑暗森林》有一个黑暗森林法则,叫做“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所有的商业行为本质上都可以看作供需两端在为生存这个逻辑起点在服务,对于需方来说,主要是生产实体的产品和虚拟的服务,对于供方来说,主要是通过生产行为和服务来满足需求。

如果说过去两百多年来工业时代我们的逻辑起点是在于供方,就是供方生产什么,需方购买买什么,但是到了今天,所有的商业逻辑起点已经发生了剧变,变成需方要什么,供方就生产什么。这意味着客户开始定义企业,社会已经全面进入到客户定义价值的时代。

2003年,德国总理默克尔提出实施“工业4.0战略”,在这之前以GE为代表的美国主要工业品集团提出了工业互联网的概念。2015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实施“中国制造2025”。

为什么西方主要国家,包括日本英国以及主要制造业大国在同一时期提出了工业4.0的概念,本质上是要打造面向未来的大规模的个性化定制的能力。

把整个人类文明的制作方式放在一个大的历史维度看,分为三个阶段。

十八世纪六十年代以前主要是农业文明,农业文明主要的制造方式叫做自给自足,这就是典型的生产者和使用者融合为一体,叫做产用融合。
从十八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当英国人瓦特改良了蒸汽机,把人类定义成工业文明时代的时候,那就叫做工业1.0,它的特点是大规模的生产制造方式;到了上个世纪末,福特公司开创了大规模流水作业线的生产方式,人类进入到工业2.0时期;到了上世纪,1979年,在美国硅谷诞生的第一款可编程的逻辑控制器(PLC),以丰田GE生产模式为代表,人类进入到规模化的定制时代。

到了今天,我们已经迈入到数字经济时代,它的特点是要打造大规模的个性化定制的能力。

人类的发展有时非常的吊诡——当走过很多路以后,我们回到了一个统一的起点,就是数字经济时代,重新又回到了产用融合这样的逻辑起点上。整个过程就是人类制造方式的一个演化趋势,就是生产和使用由融合走向了分离,然后再度走向融合。这意味着这两三百年来,导致产用融合、产用分离所有的人类的思想、制度、制造方式、技术等等,在未来都要被重新颠覆,被抛弃,被重新定义和改写。

由此可以说,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以后人类的第三次主要经济形态。

我非常喜欢这句话,叫做“人类社会商业价值的演化历程就是一部需求发展史,而需求发展史就是在技术驱动下的商业价值的持续重塑过程。”我

谈到工业文明跟数字文明的区别,我们回到需求和供给侧来看待两大制造方式发生着什么样的典型的变化。福特时代的流水作业线,为了保障生产汽车所有的工序连接,这一百年来,人类的主要制造方式是管道式的前后工序要连接,由此出现了三大特点,大规模制造,以制造为中心以及集中式制造。

这个时候,人类生产制造模式的主要思想就是控制,就是为了保证工序的衔接。可惜我们对于需求是模糊的,由此就诞生了到今天为止,大家还在非常耳熟能详的商业行为,一是大规模做广告,让别人知道我是谁,二是把产品摆到货架上,让别人可以买得到。

随着信息技术发展的迭代过程,在控制理念下,导致了信息化建设出现了三大孤岛,信息孤岛、数据孤岛和应用孤岛,聚焦到制造业,很多企业的IT和OT并没有实现融合,一百多年来,整个制造方式中人类并没有实现订单驱动式的管理,因为系统没有打穿,数据不能自由的流动。

工业4.0时代,大规模的个性化定制前提就是要精准洞察客户的需求,这意味着人类的制造方式由管道模式变成了生态模式,所有的商业模式未来都是入口及平台及生态,而支撑它的技术是端、边、管、云,这个时候人类的制造方式转变成了大规模的个性化定制,由单纯的制造转向服务,还有制造转向服务,米其林在欧洲的商业模式是把轮胎免费送给用户,靠轮胎的行驶里程实时收费,这就由卖产品变成分时租赁的形式,分布式制造指3D打印生产制造为核心的制造方式,随着3D打印技术和新材料大规模的发展,有可能彻底颠覆人类的制造模式。

这个时候的理念是赋能,核心是对接资源,映射到IT上来说,将出现平台化、移动化、敏捷化、智能化以及服务化,今天的开场嘉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研究员李广乾博士介绍了工业互联网,未来实际上有能力的企业都要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而工业互联网平台意味着在底层的虚拟化的基础上所有的企业,特别是行业龙头企业,要在PaaS层形成工业操作系统,以APP的方式,以场景定义软件的方式来重新迭代整个制造模式,意味着整个的变化由过去我有什么,你买什么彻底转变为你要什么,我就给你生产什么。

这一切背后的驱动因素就是新技术。

所以互联网上流传的一句话,叫做新技术重新定义一切;AI是生产力,区块链是生产关系,云计算是生产供给,大数据是生产资料,IOT是自然环境,软件定义是生产模式,这一切的变革将从产品、生产设备、生产方式、管理模式、产业架构方面将全部进行颠覆和重塑。

未来的所有企业应对数字化转型必须要进行变革,那么像石化盈科,包括很多的存储企业,实际上都是为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使能企业,还是要回到商业逻辑起点看需求这个问题。

大家知道吗?商品拍成照片发到互联网和虚拟货架以后,如何洞察客户的需求成为商业逻辑思考的起点,我认为,面对未来,在技术赋能的情况下,所有的企业必须从四个方面打造核心竞争力,第一是实时洞察客户需求,第二是通过洞察客户需求以后进行透视型预测型的生产。第三,通过客户画像对客户进行精准营销,第四是通过智慧物流进行敏捷送达。

如何实现?如果聚焦到工业互联网上来说,特别是具体到智能制造领域来说,我们有这样的思维,通过数据的智能化,通过端进行数据的采集,通过数据的连接和传输,通过云进行数据的处理和分析,实现基于数据的自觉测试执行,跨社会跨企业的数据共享和基于数据建模和智能分析,在这个基础上再去谈智能化生产。

智能制造有四大业务域,第一,针对工厂的智能化生产,第二,针对整个供应链研发的网络化协同,第三,针对客户端的个性化定制,第四,针对产品和服务的服务化延伸。

工业互联网是未来制造业按需生产的一个超级生产机器,也许三十年以后不再有工厂的概念,完全是机器和机器的自制,机器对客户需求的洞察以及机器的自生产力决策。

面对未来,我们还要认清商业模式,未来的所有商业模式都是用户加平台及生态,基础设施是端网云,新的生产要素是大数据,新的社会化分工是大规模的网络化协作,在这样的驱动下,数据+AI成为驱动一切的核心动力,而由此产业将得到重塑,未来产业将分为三层架构:

以阿里巴巴,亚马逊,微软,华为这些能提供大规模公有云能力的企业,将取代“铁公基”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基础设施服务商,在这层基础上,要实现重度垂直型的龙头企业,通过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消费互联网平台,产业互联网平台实现成为产业平台型企业,再往上就是加入这两大平台的专业化小而美公司,如果在这三层架构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你的企业将被淘汰出局,企业将实现分化,在传统企业跟领先企业间,将形成数字鸿沟。

过去20年来,全球市值TOP10公司的排名,1997年是典型的制造型企业通用电器,到了2018年8月30日这个时间节点,苹果的市值超过了一万亿,意味着未来的产业格局已经由重资产向资产模式变现,未来这些轻资产公司将成为全球最赚钱的公司,他们售卖的是用户的诉求,用户的交流,用户的位置,用户的关系,以及用户的思想,这些企业通过掌握新的IT技术,已经成为基础平台型企业,已经排在的全球最赚钱企业的前列,他们有三大特点,用户基础庞大、技术积累丰富、资金实力雄厚,下面这句话印证的他们掌控当今世界真正的理由——“他们通过开源系统营造开放环境,促进跨界合作,配合阻止结构,重塑商业模式,孵化创新团队等多种模式,持续形成资源聚集合作共赢的生态格局。”

说这句话的这个人叫尤尔赫拉利,以色列的著名作家,他写了三本书,人类简史、未来简史和今日简史,他认为面对未来未来已来,要进行主动进化,但是我认为主动进化已然不过,因为我本身是学哲学的,我希望回到哲学的逻辑来看待问题,面对未来所有的企业必须回答三个问题,我是谁,我要到哪儿去,我如何到那里去。

未来所有的企业必须重塑自己的价值主张,如何到那里去,必须变成数字化产品的生产商和提供商、如何到那里去,我想唯一的答案就是改变DNA,变身新物种。为什么这样说?

如果把海洋时代比喻成工业3.0,那么,想从工业3.0海洋时代迁移到工业4.0陆地时代生存,你就不能用工业3.0时期形成的腮呼吸,你必须生出一个肺,唯有改变DNA,变身新物种,成为下一个,而不是另一个,才能在未来的新时代生存,而新物种我认为未来有两大标签, 第一,有独特的工艺,第二,你强大的数字化的能力。

今天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核心是什么?通过数据建模,把工业机理通过数字化的方式封装成一个一个的微服务架构,最后形成一个个的docker,通过API分发成工业APP去使用。

三千年前,位于河南的商朝人出去打仗之前会准备很多的乌龟壳,在壳背上掏很多的孔,但是不能掏穿,然后拿一个烧红的木棒捅到龟壳里,让龟地受热龟裂,产生裂纹,这就是今天的象形文字“兆”字,“瑞雪兆丰年”,工匠刻到龟甲上形成了甲骨文。

三千年前的决策靠的是神,文艺复兴以来的决策靠的是人,面对未来,未来的所有决策靠的是数据,我想说唯有数据才可以洞察用户需求,唯有算法才会改变商业本质,唯有算例才会重塑经济未来。

多年前有一部好莱坞电影叫《爱丽斯漫游记》,女主人公在森林里迷路了,他问小兔子我怎么走?小兔子说我告诉你怎么走并不重要,关键是你要告诉我,你到哪里去。谢谢大家,这就是我今天的分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石化盈科孙惠民:数字经济时代新技术产业架构和企业价值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