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专访于佳宁:区块链3.0时代三年内会到来

9月10日,财经网发布消息称,原工信部信息中心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于佳宁已离开工信部信息中心,但对于是否入职火币还未确认。9月14日,于佳宁接受《核财经》采访,确认已正式入职火币大学。目前,火币大学项目筹建工作已在有条不紊进行中,预计本周发布总体战略。

专访于佳宁:区块链3.0时代三年内会到来

火币大学校长于佳宁

采访中,于佳宁认为不是所有的区块链项目都需要通证。在to B的场景中,尤其是商用的企业级区块链场景中,就不一定需要通证。在他看来,通证的作用更多是促进协作,让更多的参与者加入到协作体系中。通证在系统中只是一个工具,并非系统内必须存在的东西。但在需要更广泛地实现协作的情况下,生态内可能需要通证的存在,以此来实现系统内各方对系统贡献的界定和衡量。

他认同“BTC代表区块链1.0,以太坊代表2.0”的观点,但对于区块链3.0,他认为,并不是现在所说的EOS。他说:“区块链3.0,是让大家看到了区块链产业集合的前景,更多系统、更多业务上链的前景,所以才提出3.0的概念,但目前由于技术所限,还停留在愿望或战略阶段。3.0时代的基础设施的完备、技术的完备,并不遥远。现在已有很多先行者在尝试,但实现起来确实比较难,会遇到很多问题。然而,区块链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爆炸式的创新,它的创新迭代速度非常快,所以真正的区块链3.0时代的到来不会太遥远,就是2019年或2020年,三年之内会到来。”

针对眼下所谓的熊市,他认为,原本的数字货币市场存在很大的泡沫。现阶段是市场挤泡沫的过程,对于真正有技术创新的好项目来说,是难得的机会。也往往是在这个时候,市场资源会向优质的项目倾斜,而不是进行炒作和逐利。

于佳宁认为,区块链最大的价值体现在四个方面:提升产业运行效率、降低成本、使金融更好服务实体经济,以及让社会诚信体系更加完备。

专访于佳宁:区块链3.0时代三年内会到来

以下为完整采访内容:

核财经:火币大学项目建设到哪个阶段?

于佳宁:目前火币大学规划已经全部完成,开始落实具体的工作,并且已经确定了一部分师资,还在邀请更多的老师,以及打磨更多的课程,寻找更多的合作伙伴,并且在跟各地方政府洽谈,寻找更多落地点,下周就会有一些战略协议发布出来。

核财经:之前媒体报道说火币大学主要做链圈儿的事,您是怎么看链和币的?您觉得会发展出无币区块链吗?

于佳宁:首先,区块链技术本身,是一个新型的信息化技术,它自身就已经能发挥很大的价值,并且推动多主体在所谓弱竞争环境下,实现信息同步和快速协作。其次,它也能够实现对价值信息,比如有价证券、重要的价值凭证,以及产权证明等重要价格信息的电子化和有序流转,这个技术本身能够解决很多问题。在这些特定场景中,我们需要使用通证,去加强协作。

但在主体关系并不是非常明确的情况下,需要有一个相对独立化的积分进行内部结算,实现系统的自运营。在这样的场景中,就需要通证的存在,通证在这样的系统中相当于内部结算和分配工具。从理论上、本质上来说,其实和电子积分等并没有本质性的区别。但它唯一的关键点是它的存储方式是分布式的。因为这个关键点,它可以保证在没有中心化的机构的情况下,整个系统有效运转。

我个人一直的观点就是,不是所有的区块链项目都需要通证。在to B的场景,尤其是商用的企业级服务的区块链场景中,它本身就不一定需要通证来实现,因为通证只是促进它去协作,让更多的参与者加入到协作体系中来的一个工具而已。它并不是系统内必须存在的东西。如果协作场景中,已经有了非常清晰的协作需求,而且各方也有实际的贡献的意愿。在这种情况下,就不一定非得要通证来评判它的关系,但是对于一些需要更广泛地实现协作的情况下,生态内可能需要存在通证,去实现系统内各方对系统贡献的界定和衡量。

通证并不一定非得是加值的,它本身可以是一个荣誉,也可以完全作为一种精神激励。

至于币,我个人不太同意币的观点,更同意通证的说法。币实际上容易和比特币混淆。比特币不是通证,比特币和通证的概念差别还是很大的。除此之外,还容易和ICO中的各种代币混淆。ICO中的代币实际上往往有一种激励的成分。它并不真正地服务于某一个区块链体系,更像是一个集资工具,总之它的作用和真正通证的作用也有很大差别。

再者,币容易与法币联想在一起。目前,所谓的数字资产是完全不可能与法币竞争或者替代法币的,因为法币的创设经过人类多年的探索,而且它背后具有强大的国家背书,已经形成了广泛的社会共识认同。在数字资产世界里,现在并没有出现可以替代法币的趋势,我们现在到任何国家,目前完全使用数字货币来支付恐怕也都是不可能的。

专访于佳宁:区块链3.0时代三年内会到来

所以从这个阶段来说,用通证这个概念可能会稍微更加清晰一些,也更加明确一些,不会引起一些错的联想吧。

核财经:您在多个公开场合强调看中区块链在实体经济中的作用,您觉得区块链哪些特性对实体经济会产生较大的作用?会首先解决行业哪些痛点?

于佳宁:在我看来,实体经济是主战场,毕竟国家也说,创新企业是非常重要的,但有些能力相对会偏弱一些,不会说大家以后所有人都是软件工程师,都是产品经理,这本身也不现实,实体经济真正软实力,也需要通过硬件来发挥出来,如果我们生产不出很好的电子产品,那我们的软件再强,整个电子产品的故障率很高的话,实际上也没办法去用好。

我觉得实体经济本身,长期还是会成为整个国民经济的主战场,他会是一个主要的阵地,短期之内动摇不了。既然改变不了,我们就会看到所有的技术,最终还是要以服务实体经济为目标,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成为体现技术价值的一个方式。

区块链在实体经济中的落脚点有很多方面,一个是协作。目前看财务、审计、对账等方面相对薄弱,效率低下,主体单一,需要各方协同合作。还有就是实现整个社会价值凭证的无纸化,推动电子信息的可信化,通过上链的方式,让这些电子信息更加可信可靠,减少打印这本身其实就很有价值,减少纸质凭证的存储和制造,本身对社会来说就是有价值,有效地降低成本、节能减排,可以绿色环保。

区块链也是数字经济的基础,发掘大数据的价值,对整个数据资源共享非常有帮助,因为过去数据资源共享,其实没有办法去判定这个数据本身的可行性,和实际的来源,这和数字经济有点关系,但是未来,我们觉得不但实现数据的共享,还可以实现所谓信任的传递,可以使得可信数据有序传播,最终落到降成本和提高效率上。信任传递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影响,就是推动金融体系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因为现在,金融体系对其所遇到的问题不能充分把握。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实体经济还是存在一些问题的,包括几种体系的空转。在脱虚务实上,这些问题确实存在,而且很严重,这时还是需要一些新的技术去实现更好的保障。

核财经:目前,我们能看到区块链在溯源、法院、银行等系统得到了广泛应用,您之前也说区块链技术应用会集中在数字版权交易,供应链管理、溯源等与实体经济紧密结合的领域。实际上,区块链在这些领域是怎么被应用的,帮助如何,您了解吗?

于佳宁:这方面一定是“交易先于制度”。文件中提到并非空穴来风,而是一种确认。据我了解,在杭州、北京等地都有一些公司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相对来说,都是先有业务,再有法律法规。国家会推动向这方面发展,然后企业参与,再由国家制定法律、下发文件进行推动,从而形成一个闭环系统。

核财经:您主导编写了《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目前来看,区块链产业发展状况如何?未来规模会达到多大?媒体报道说:“BTC代表区块链1.0,以太坊代表2.0。到3.0可能是EOS”,您对这个观点认同吗?

于佳宁:目前,区块链产业仍处在高速发展期,具体的产业规模非常难预测。为什么呢?因为它的主要的价值和意义实际上来自于应用。

专访于佳宁:区块链3.0时代三年内会到来

关于“BTC代表区块链1.0,以太坊代表2.0”的观点,我是认同的,但3.0,我认为还没有到来。EOS还称不上3.0,EOS是号称3.0,但是没有达到,没有真正实现3.0的东西。

区块链1.0,可能就是比特币,它的主要使命实际上就是区块链。区块链技术确实是从比特币中脱颖而出的。其次,比特币系统场景的稳定运行,也验证了区块链的理念和技术的可靠性,让大家看到这个技术的价值,而且期待这个技术能更广泛运用到更多场景中去。

区块链2.0带来智能合约,可以衍生出更多系统和项目。BTC传输的是一种价值符号,就是BTC本身,它既代表了一个系统又代表了一个资产,但只能传输这一种资产,可实际上我们生活中的资产千千万万,有价证券、价值凭证等等是多种多样的,不可能全部变成BTC,需要更多的灵活性、可定制性。

以太坊最大的价值是带来了智能合约。在我看来,能够与我们现实生活中系统进一步紧密结合起来,这是智能合约的一个初衷、目的。但它的问题在于本身技术的局限性,导致运算能力、成长能力较弱,从而直接导致以太坊变成一个所谓发币的平台,并没有真正把很多现实生活中的价值凭证实现映射,也没有办法把现实生活中的产业级的系统放到上面运行,所以说它本身有局限性。但它的价值在于让人看到了整个区块链和产业结合的希望,以及区块链能变成一个区块链系统,区块链技术能够变成下一代可行性计算、可行性存储,云计算这种云服务技术设施成为可能。但实际上,它并没有实现这一点。

区块链3.0,让大家看到了一个前景,区块链产业集合的前景,更多系统、更多业务上链的愿景,所以我们就提出了一个所谓3.0的概念,让大家能够去把更多的交易,更多的系统,更多的业务,更多的价值往链上推。目前由于整个技术所限,还停留在一个愿望阶段,或者战略阶段。但3.0时代的基础设施的完备,还有技术的完备,并不遥远。现在已经有很多先行者在尝试,这个事情确实比较难,遇到很多问题。但我相信区块链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爆炸式的创新,它的创新迭代速度非常快,未来,我相信它的技术创新的前景会非常好,所以真正的区块链3.0时代的到来不会太遥远,就是2019年或2020年,我相信三年之内会到来。

核财经:3.0是不是就是公链的爆发式出现?

于佳宁:以太坊本身也是公链,比特币也可以理解是公链。区块链3.0就是产业公链,或者说是高可用公链,可能高可用公链这个概念更准确一些。因为现在公链千千万万,实际上大部分公链目前的水平,和以太坊差不多的,几乎可以说是同一个水平,并没有比以太坊高很多。

核财经:区块链3.0主要体现就是应用落地?

于佳宁:对,因为应用落地很快,应用落地的前提还是基础设施的完备。高可用公链的出现,比如百万TPS出现。但这只是一个方面,并不是全部,如果这种东西真的出现了,价格又非常低廉的话,实际上对于整个产业落地应用就会是非常大的进步。从用户角度来看,先有iOS、安卓的出现,才有了应用的爆发,没有基础的东西,应用是没法爆发的。在赛班时代的应用就很少,因为基础的东西不完备。iOS和安卓实际上是通过技术的创新,带来了整个产业基础资源的完备,进而带动了整个应用的爆发。

核财经:迅雷、百度等早期互联网公司也在做超级链,和已经在场的,比如EOS这类做的链相比,您觉得谁的优势会大一些?或者3.0时代,会由谁来主导?

于佳宁:现在我觉得还不清晰,目前还没有看到真正符合3.0时代特征,能够带动应用落地的高可用公链可能还没有。

核财经:此前,业界称今年是“公链元年”,但似乎并没有实质进展。您觉得公链的发展会受到熊市影响吗?爆发式增长在什么时候?

于佳宁:其实新项目进展还是有的,EOS也上线了。至于说EOS所要达到的目标还未达到,但这个也正常。以太坊本身也有一个迭代过程,不是说主网升级那一天所有都完成了,所有系统都需要调试,需要磨合,EOS公式算法和组织机制,决定了它确实需要不一样的治理机制,EOS的治理规则在不断完善,存在磨合的过程,没准EOS可能也会成为一个区块链3.0时代,但目前可能还不是。

我觉得熊市本身是市场自然出清的过程,之前我在很多访谈中也讲过,这个市场存在一个比较大的泡沫,甚至说当时90%的项目都是泡沫。目前,很多项目代码逐渐停止更新了,还有团队解散,甚至出现跑路的……之前的一些项目,技术等水平难以兑现他当时许下的承诺。本身结构也过早,甚至很多项目存在一定的欺诈成分,也没有真正地落地。

熊市期,项目方可能一段时间做不出事情,拿不出东西,投资人就会信心坍塌,导致项目价值降低,甚至是归零。由于很代币基于以太坊来发的,所以其实在一定程度上由于这个项目本身的归零,可能会有很多抛售以太坊的情况吧。

所谓的熊市,我觉得其实是市场挤泡沫的一个过程,但对于真正有技术创新好的一些项目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因为在这个时候,市场资源会真正向好的项目去倾斜,向优质的项目去倾斜,而不是去进行炒作和逐利。

核财经:火币大学创办对3.0时代,或者是公链,这方面有什么侧重吗?

于佳宁:火币大学创立也是基于对区块链3.0的一个预期,或者说,如果这个预测错了,火币大学也有问题。但我们现在非常乐观、非常积极。区块链三年之内有真正能落地的话,实体企业需要做好准备,毕竟实体经济产业转型升级速度比较慢,而且本身对传统企业家来说,也需要知识更新的过程,不可能一下就把新知全部理解消化,这是不现实的,需要提前学习、教育、培训。这个市场的成立是建立在未来区块链会广泛落地,区块链会成为整个社会最重要的商业基础设施的前提。所以火币大学的愿景,就是希望能给更多企业家,教明白什么是区块链,讲明白区块链会带来哪些产业变革,帮助他们做好应对区块链时代、区块链+时代的一个准备。

希望过了三年之后,在区块链真正广泛落地的时候,能够在我们培训或者是引领之下,能有一批企业家能乘势而起,能利用好这波新技术浪潮,更好地去提升自己的竞争力,甚至提升整个国家的产业竞争力,提升整个产业和国家的竞争力,这实际上是我们希望的,而且火币大学也希望在区块链时代到来的时候,成为一个受尊重的组织,其中有很多能成为整个产业转型升级的标杆和机制,让这些先行者受益,而且能让这些继续跟进去转型的企业有一些成熟的经验可以学习,降低转型的成本,降低整个社会的转型成本,这实际上是我们想做的事情。真正推动区块链落地,通过培训的方式、战略咨询的方式,去实现帮助这些企业做好迎接区块链时代的一个准备。

核财经:在您看来,区块链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于佳宁:最大的价值还是去提升整个产业的运行效率,降低成本,使金融能更好服务实体经济,以及让社会诚信体系更加完备。我觉得就是这四方面的价值。综合所有项目,最后实际的价值就是在这些方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专访于佳宁:区块链3.0时代三年内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