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朱嘉明:大数据时代的危机与挑战

11月23日,由百易传媒(DOIT)主办,中国计算机学会信息存储专委会、中国计算机行业协会信息存储与安全专委会、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固态技术协会(JEDEC) 等机构支持,主题为“数据觉醒”的“2021(十七届)中国数据与存储峰会”在线上召开。

峰会为期三天,包括一场主论坛、九场技术论坛、五十余场演讲。知名院士、专家学者和产业领袖一起共同探讨存储创新与数据觉醒等热点话题,首日吸引各界专业人士10万人次观看,参与互动。

当天下午,著名经济学家、横琴数链数字金融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席朱嘉明 发表了主题演讲:“大数据时代的危机与挑战——在道德原则下构建分布式存储、分布式计算与分布式能源的未来 ”。以下是演讲全文:

著名经济学家、横琴数链数字金融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席朱嘉明

大家好,我是朱嘉明。

首先,我预祝由百易传媒(DOIT)主办的第十七届中国数据与存储大会取得圆满成功。

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大数据时代的危机与挑战——在道德原则下构建分布式存储、分布式计算与分布式能源的未来”。

我们都知道,世界范围内所有的经济都在发生全方位的转型,转型的核心是过去以实体经济为基本特征的经济形态向数字经济形态转型,也就说,我们都同意人类正处在数字经济的时代。

数字经济时代,无非是说在这个时代大数据成为了生产要素。

以我所见,大数据不仅成为了生产要素,而且会继续成为第一生产要素。

大数据的特征及其发展带来的潜在风险

大数据有哪些特征?人们已经做了无数的讨论,但是大数据的根本特征其实就是两点:

一是大数据的增长模式和物质产品的增长模式是完全不同的,物质生产模式是可以通过GDP、通过货币计算的一种增长模式,即使在极度高速增长的历史时期,增长的速率也不过是10%左右,而大数据本身的增长速度是指数形态的。

第二个差别,在实体经济状态下,经济在宏观上和微观上都能够实现一定程度的均衡,包括供给与需求的均衡,都是通过价格均衡实现的,实体经济的结构型特征使得实体经济至少具备周期性的稳定。

大数据在快速膨胀和增长,其原始状态是非结构性的。

大数据本身的这种爆炸性的、以急速增长为特征的发散型的、非结构状态的增长,导致数字经济的时代所面临的最大的潜在危机是,如何处理非结构状态的大数据的膨胀问题,这意味着在大数据时代或者是信息爆炸时代,以过去传统的生产单位或者传统的公司模式已经难以适应,更大的问题是在相当程度上动摇了在工业时代所形成的法律结构和框架。

所有这些都直指一个方向,就是人类必须寻求一个如何处理和解决因为大数据结构化和大数据增长规模所形成的一种延时风险,以及所导致的“超宏观经济”社会问题,更重要的是它会动摇人们对于传统的基础结构的认知,对能源需求和供给的认知。

从理论上说,如果不从根本上,从制度和结构上加以解决大数据的问题,所谓的“熵”的威胁将如影相随。

如果大家还有记忆的话,前一段时间基于对比特币、对以太坊长远可能存在的危机有过一个关于“经济抽象”的考虑。对“经济抽象”有很多不同的解释,但它是指一种数字经济的极端状态,所谓的价值规律,就是信息所造成的熵发展到极度状态下的另外一种表述。

今天我非常严肃地借用这样一个机会来讨论实体经济时代经历过、总结过的危机问题;我们现在面对的是,正在形成的数字经济社会将面临的危机和潜在威胁,这种威胁正在浮出水面,所造成的资源浪费,所造成的交易成本都有可能超出人们的想象。

应对挑战的两大对策

人类有太多的经验来针对基于实体经济的生产过程危机、萧条或者金融危机,但还没有足够的经验来针对正在形成的数字经济时代可能发生的危机和挑战,如前面所说,这些危机的核心或者根本性的原因在于数据作为生产要素与传统的生产要素诸如资本、土地和人力资源具有不同的性质、特征和扩张模式。

在这样情况下应该怎么办呢?现在只有两种选择。

一种选择是强化实现对大数据时代的中心化管理、中心化控制,在这方面,所有国家、政府相关的监管机构都做了相当的努力,也取得一定的成果,但同时,所有诉诸于强力集中化或者中心化的选择,始终处于滞后状态,面临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压力;

另外一种,就是道德模式,唯有通过道德模式才能够解决在信息数据成为主要生产要素时代,成为社会基本元素,成为人和人连接的新的特征,道德原则是一个唯一可抵消因为数据大爆炸时代社会管理成本急剧上升、传统模式严重滞后这样的困境,因为他首先会建立一种在道德原则下所形成的一种基于区块链的普遍性的、随机性的智能合约体系来解决信息时代人与人的关系,陌生人之间的关系急剧强化的趋势。

化解集中与分布的矛盾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解决方案是实现三个分布式的紧密融合:第一个分布式是分布式存储,第二个分布式是分布式计算,第三个分布式是分布式能源,这样的复杂状态下的复杂性社会和复杂性系统,归根结底都是由信息和数据自我生产力、自我分裂能力、自我增长模式所造成的。

解决如此复杂的新时代、新趋势正确的思路就是前面所说的“道”,把“道”这个词更加具体的解释就是要把他分解,把一个复杂的系统按照一个合理的模式加以分解。

分解之后所形成的一个经济、社会的组织方式当然就是分布式。首先要解决数据分布式存储,必须在法律上、制度上和技术上实现广泛的、普遍的分布式存储。

对大数据的存储曾经有过一个历史的认知过程。原本大数据是分散的,后来认为要集中起来,才有了云计算、集中式存储的概念,后来发现集中式存储不能被少数的集中式存储的工具和模式所垄断,于是又有大量的新的集中式的分布式存储的存在。

当下,我们已经被各式各样的APP所左右,这就证明分布式存储与应用的一个模式。在未来,即使云的存储都要分布式,分布式存储必然需要分布式计算,因为分布式存储、分布式计算都会导致对能源需求的持续增长,而人类的能源供给支撑有限,集中性的能源供给已经无法匹配分布式信息存储和计算,它要求我们改变对待信息存储和计算的能源模式,这是对传统能源产业的一次很大的革命——不仅要诉诸新的能源方式、新的能源的变成电力的储能方式,还要改变所有相关的技术体系和价格机制。

总结

总的来说,我今天强调了三点。

一,不要认为数字经济时代、数字经济形态不存在危机,是存在危机的,而且这个危机不仅在积聚,有些危机正在浮出地平线;

二,对于数字经济时代的危机的严重性必须充分估计,这个危机的本质就是面对大数据时代的威胁。目前没有对应的和强大的成熟措施,有可能这种危机所造成的后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对人类造成的危害会超过实体经济对人类所造成的包括过剩和萧条的威胁;

三,解决和预防这样潜在危机的出路,就是在道德原则下寻求如何解决分布式存储、分布式计算和分布式能源的有效结合。在这个过程中将引进更多的潜在的技术,除了人工智能,也要关注量子科学,关注量子计算的能力。

在2020年代向2030年代过度期间,人们面临的根本压力不是数字经济时代来临不来临的问题,而是数字经济时代自我生命力所构成的潜在危机,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今天没有时间展开对解决方案进行深刻或者具体的诠释,只是说我们看到了一个方向,就是在道德原则下构建分布式存储、分布式计算和分布式能源的未来经济和社会架构。

谢谢大家!

【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朱嘉明:大数据时代的危机与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