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经济资讯与服务平台

Memblaze,曾经的小海豚,从闪存的浅海游向深海

存储产业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众多周知,存储介质的更新换代,从磁盘到闪存更迭是最主要驱动力之一。从企业级应用的角度,闪存应用仍然处在发展的初期,但有这么一家创新型的企业,他们开创了国内 PCIe 闪存加速卡的技术先河,让Device-Base技术深入人心,从而加速了NVMe时代的发展,这家公司就Memblaze(忆恒创源)。

前不久,Memblaze迎来了6周年庆,回首过去,展望未来,NVMe时代,Memblaze将拥有怎样的未来呢?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对于Memblaze CEO唐志波进行了专访。

IMG_的2155

Memblaze CEO唐志波(左)接受专访

先发优势成就昨日辉煌

谈到昔日创业,唐志波表示当时是凭着一股年青人的干劲和创业的热情,加上资本的青睐,让自己投身到Memblaze的创业热潮中。公司由两位创始人殷雪冰和路向峰在2011年2月15日注册创立,随后用了一年左右时间,第一款面向市场的产品问世,这是Memblaze开始真正推向市场的产品,直到现在还有不少客户仍然在使用。

2013年Memblaze发布了第三代产品–PBlaze III,无论在容量,还是性能上,都取得很大飞跃,这是一款基于私有协议的产品,采用Device-Based技术思路设计,得到了BAT等用户的青睐,国内市场占有率攀升到60%,达到了私有协议闪存加速卡的巅峰。

PBlaze3

第三代产品–PBlaze III

很快,2014年Memblaze获得了B轮融资,公司的业务也完成了从芯片、FlashRAID存储软件,以及面向欧美市场的整体布局。唐志波表示,2015年是闪存技术发展最为关键的一年,随着NVMe标准快速演进和推广,产品兼容性提升,制造成本得到控制和降低,更多厂家的进入也让市场的规模扩大,蛋糕越做越大。相比以往,Memblaze市场占比有所减小,但公司的销售额实现了跨越式的增长。

“2016年,我们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倍;出货容量增长了7倍。”唐志波介绍说。在2015年底,Memblaze完成了千万美元C轮融资。

分析以往的成功经验唐志波表示在PCie闪存卡技术上的先发优势、应用经验积累,这是成功的基础,也是竞争对手难以复制和超越的壁垒。以此为基础,2016年Memblaze对业务进行了拆分,组建了新的闪存控制器公司–忆芯独立发展,忆芯的第一款量产芯片已经正式流片;而Memblaze方面,也紧跟NVMe技术标准,在2015年5月发布了NVMe标准化产品;同时,针对软件定义存储的需要,对外发布了FlashRAID软件,完成了双轮驱动的市场布局。

唐志波表示:“未来,我们还将与更多合作伙伴合作,在全闪存阵列等系统级产品设计方面寻求新的突破。”

差异化,标准化时代新追求

对于标准化技术路线遵循,这是Device-Base较之Host-base更受用户青睐的原因。然而从主观感受上,所谓PCIe闪存加速卡要解决的主要是OLTP业务应用场景的性能问题,也就是IOPS的问题。从技术上说,CPU性能、总线连接、协议、磁盘IO等都是影响因素。与Device-Base相比,Host-base需要占用主机CPU资源,如果主机性能紧张,则Device-Base就更容易被接受,更重要的Intel倡导的NVMe标准,也推荐采用Device-Base技术路线,借助控制器处理器性能,缓解主机CPU的压力。

唐志波指出:“Device-Base、Host-base针对不同场景各有所长。因此,用户是否选择你的产品,关键的关键还在于用户体验,以及技术转换带给的用户价值。与此同时符合NVMe发展潮流,也确实为Device-Base带来更多加分和占领绝大多数市场,Host-base只在极少数定制化场景中发挥作用。”

如今,NVMe趋势发展之快,超出很多人的预料。在2016年下半年的采访中,华为、联想、浪潮等服务器厂商就明确表示,已经用U.2接口取代SAS/SATA作为x86服务器标准配置,如此也就意味着,PCIe闪存加速卡的时代结束,业务应用将迎来SSD外置盘的时代。道理很简单,以往加速卡和闪存盘最大差别在于连接方式,加速卡占用PCIe插槽,而外置盘通过SAS/SATA接口连接,相比闪存加速卡,外置盘多一层协议转换,效率,特别是时延的问题较为突出。

从内置卡到外置盘只是封装形式不同,NVMe时代二者差异近乎消失

但是随着U.2接口采用,SSD外置盘也实现了PCIe连接,可以直接支持NVMe协议,如此一来以往障碍就不存在了,加上外置盘可以支持热插拔,大大简化数据维护,数据保护手段更加丰富,因此外置盘终止闪存卡也就是个时间的问题。

在技术上,闪存卡和外置SSD盘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只是产品封装规格上不同。可以预期,闪存卡的佼佼者,同样是外置盘的王者。对此,唐志波指出:NVMe标准化时代的差异性至关重要。

“NVMe协议标准并没有把所有东西规定死,它只是一套架构。在性能上、在延时上怎么优化?怎么根据NAND的特性,扬长避短,完全释放性能,这些都需要经验的积累,也是能够体现一个厂商实力的地方。Memblaze要做的就是标准化时代的差异化。”唐志波说。

与磁盘技术相比,作为一种新的存储介质,不同设计和方案,其效果也会完全不同。以质量保障为例,有些设计会采用OP方式,对坏块进行置换。但OP是以牺牲容量为前提的,容量过大,会影响性价比;过低又会影响产品的可靠性。但是从系统的角度,特别是互联网用户更愿意充分发挥产品的性能,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来提升可靠性和稳定性。因此,针对不同用户的需求,需要采取不同的措施。

“几年下来,Memblaze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成功的经验也有,教训也有,这是公司的财富,让我们更有能力做好企业级的产品。” 唐志波说。

面向市场的策略转变

从闪存卡到外置SSD盘,技术上的要求是一样,但从市场层面,所需要面对情况有所不同。PCIe闪存卡,也一度被称为闪存加速卡,要解决的是OLTP业务应用中的IOPS性能问题,所以,闪存卡与其说是个产品,但更多则是一个解决方案。在实践中,也有很多ERP、CRM的用户选择了全闪存阵列的解决方案。因此,闪存卡PK的是全闪存阵列。

logo- 标准版

小海豚要从浅海走向深海

但是进入到外置SSD盘的市场,需要面对并不是系统级应用的话题,PK的对象就变成了传统的磁盘供应商,例如:Intel、希捷、西部数据、HGST、三星、东芝等部件厂商,而全闪存阵列就变身为下游厂商,成为外置SSD盘的合作伙伴。

鉴于磁盘阵列时代,希捷、西部数据、HGST和EMC、HDS、NetApp建立的良好合作伙伴关系,因此希捷、西部数据、HGST的SSD盘更加具有优势;在分布式存储方面,很多x86厂商也是Intel合作伙伴,因此传统磁盘厂商的SSD盘更加容易延续传统的合作关系。另外,传统部件厂商在品牌、资金上的优势明显,这也增加了市场竞争的难度。

从闪存卡到外置SSD盘的市场,Memblaze将如何面对呢?

唐志波表示:“NVMe标准的推广,毫无疑问推动了市场发展,规模越来越大。尽管竞争对手增加,但Memblaze的先发优势仍然存在。尽管产品形态发生了变化,但应用对于可靠性、稳定性、可用性的要求没有丝毫改变。特别对于企业级应用产品而言,如果经验不足,很容易导致数据丢失、性能抖动等,难以满足应用的需要。”

“从磁盘到SSD并不完全是一个简单的绝对的性能和功耗的值的问题,以性能为例,就有很多的维度,有的关注单线程性能,有的关注性能稳定性;有人关注4k写性能,也有人关注性能抖动,因此针对不同应用需求,应该采取具有针对性的策略。”唐志波说。

如今,SSD相对仍然是价格偏高的产品,因此充分发挥SSD的能力至关重要。唐志波指出:受限制于生产线的产能,以及苹果等消费类产品对资源的占用,预计年内SSD售价不会有突破性的变化(目前缺货导致短期的涨价风潮中),在这样的背景下,充分利用资源就显得非常重要。但从技术的发展趋势看,特别从2D NAND向3D NAND发展的趋势明显,3D NAND必然会带来成本优势的变化,未来闪存的优势明显。

“Memblaze已经为3D NAND做好了准备,年内,我们将发布新一代的Pblaze 5产品,届时。会有很多突破性的技术进步。”唐志波说。

Memblaze也要应对市场的变化,增加与系统厂商合作,让技术为用户创造更多价值。与此同时,在芯片制造、软件(FlashRAID)方面积累,也让Memblaze实现了两条腿走路,在FlashRAID等软件定义存储方向积极探索,用更突破性的技术创新来带动Memblaze的市场增长机会。

在历经6年的发展和积淀之后,唐志波与所有Memblaze人将公司文化的核心归纳为“以人为本,创造价值”,以人为本体现在公司关注并尊重每个员工的观点和理念,并通过打造正向开放平台以便尽可能吸纳员工的创新思维和建设性意见。而创造价值则是Memblaze作为一家高新科技企业对技术以及实现自身价值的追求。如此开放和务实的企业文化,使得Memblaze无论是在产品方向还是技术实力上都走在中国PCIe SSD市场的前列。

小结

所谓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在变化的市场面前,很多人看到是困难,但也有人看到的是机遇。从闪存卡,从PBlaze III,那条可爱的小海豚,曾经带来无数的惊喜;如今,这条小海豚已经茁壮成长,即将在更加广阔的深海遨游,他还会有怎样的表现呢?

时间会给我们答案!加油Memblaz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Memblaze,曾经的小海豚,从闪存的浅海游向深海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