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2020年主播违约第一案,给游戏直播行业哪些启示?

4月20日,触手直播公布了部分违约主播的判决结果及追责声明,原触手游戏主播“白起”(实名王鹏宇)2019年5月罔顾触手直播及经纪公司培养违约跳槽至斗鱼直播。近日,法院判决王鹏宇(白起)赔偿违约金397万余元。触手直播表示,其余违约主播起诉追责中,触手直播绝不姑息,将坚决追责维护自身权益。

白起一案也是今年目前为止,游戏主播违约案件判决及仲裁赔偿金额最高的一笔。

白起案仲裁一年不到,违约主播判决进程加快

“白起”案可以说是直播平台的典型案例。

虽然397万的赔偿金额不算高,但白起从2019年5月跳槽,到如今2020年4月法院给出终局仲裁,无法上诉,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

主播孤影2018年初违约触手,判决则是2019年底下发。实际上直播平台的主播违约案,此前通常都需要两年时间。业内人士认为,白起案件过于典型,影响力恶劣,所以判决较快。

原来是白起只是触手直播平台的一位小主播,一开始直播内容是王者荣耀。在2018年期间,白起趁着新吃鸡手游刺激战场的热潮开始变得小有人气,在触手直播平台的悉心培养下,白起在2019年人气大涨,隐有一哥之势。

但在2019年年中,享有触手平台S级资源支持的白起却选择违反与触手平台的合约,跳槽到另一家直播平台,导致触手各种推广资源打了水漂。

另一方面,直播平台的一个潜规则,就是违约金直播平台和公会可能口头说会负责,但不会写进合同里,最后都是要主播自己赔付。

主播被告之后各方都会打太极,拖得久了平台的责任就越小,而从白起案件也可以看出判决这个时效性加强,对规范行业来说是件好事。

主播违约各方都有责任 广东高院出台指引规范行业

在触手发布的公告中,也可以看到“寂然”(实名金士迪),“荣耀野王”(实名练煊隆),“鲨鱼哟”(实名郭海丰)等部分违约主播的不正当竞争及违约侵权案件进入起诉和审理阶段。

不少人会觉得直播平台进入成熟期,腾讯游戏加强了对斗鱼虎牙的监管后,直播行业的挖角现象减少。但至少从触手的公告来看或许并不是这样。

直播从业者认为,“只能说斗鱼虎牙不会挖对方大主播,转而挖角中小主播。但直播行业主播违约现象依旧存在,目前大众只看到了典型案例,实际只是冰山一角。

在违约挖角这件事上,挖角的平台,违约主播以及粉丝们都有过错。

平台和公会经常给挖角主播画饼,而主播违约后才发现平台和公会所承诺的都是“空头支票”,触手主播宝宝夏就曾控诉,自己错信了诱惑赔付违约金后重回触手进行直播。某种程度上,直播平台其实是利用主播法律意识淡薄,钻了行业无序的空子进行不正当竞争。

囚徒,呆妹等一众违约主播都曾表示违约金要主播自己承担,如孤影、张大仙已经赔付的主播几百万违约金,也意味着多年白干。而即便有如此多的前车之鉴,还是有很多主播没意识到违约行为的严重性以及要承担的严重后果,包括违约金,列为失信人员,以及禁播令等等。这些处罚措施也是法律希望借此让违约者意识到违约的严重性。

还有一点,许多主播粉丝也在美化主播违法行为,传播不当言论。比如白起案的评论区,就有许多粉丝依然主张,“几百万不算什么,赔得起”的言论,却无视高额薪资是在获得独家协议的前提下,主播违约是违法行为,严重的如“入江闪闪”和“孤影”都曾被拘留和列为“老赖”。

这类把主播违法行为进行美化的粉丝,也是直播行业乱象罪魁祸首之一。

好在我们看到如今有越来越多的粉丝和主播逐渐意识到违约行为的严重性。法院也通过下发《指引》试图规范直播行业的种种问题。

4月12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关于网络游戏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的审判指引(试行)》明确指出“主播违反竞业禁止协议或相关独家、排他直播协议的,依照协议约定承担相应违约责任。”可以说为主播违约的案件再落下重锤,对违约主播和不正当竞争的平台将有更切实的法律依据做支撑。

随着游戏直播行业进入成熟期,主播违约和不正当竞争的行为都应该受到严厉打击。也需要更多直播平台拿出触手直播这样坚决追责的严肃态度,维护游戏直播行业远离违法违规,推动行业规范化发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2020年主播违约第一案,给游戏直播行业哪些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