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普遍从业10年+ 技术博士们解密平安“医疗科技心脏地带”

2月5日,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曾一度确认将CT影像用于湖北省疑似病例的确诊中。

紧接着,在随后出台的第六版诊疗方案的重症患者诊断标准中,添加了影像学检查标准:“肺部影像学检查在24-48小时内出现病灶明显进展超过50%”的也要纳入重症管理。

这意味着对影像科医生比对多次影像的要求进一步提高了。就像黑夜里打来的一束光,肖京终于看到医疗场的入口,这个消息从疫情爆发的第一天起,他就已经在做准备。

  新冠肺炎AI阅片系统界面

肖京是平安集团首席科学家。他立刻指示刘玉宇带领的智能视觉技术团队,特别是黄凌云负责的医疗影像组,迅速启动攻坚辅助诊疗的研发。智能视觉技术团队在OCR(Optical Character Recognition,光学字符识别)、医疗影像、人脸识别、虚拟主播、图像定损五个重点领域,已经拿下多个世界第一的技术大赛,在应用上更是在平安集团各业务公司全面铺开。

风势起

在医疗影像领域,两年多前,平安科技在LUNA(LUng Nodule Analysis)评测榜单的“肺结节检测”和“假阳性筛查”两项医疗影像比赛中拿下两个世界第一。这是平安科技第一次在肺部影像领域获得国际专业比赛的认可,就像拧开了一道阀门,平安的蓄水池里逐渐盛满来自医疗科技领域的结晶:

在国际权威IDRiD眼底图分析竞赛上,获得硬性渗出物(EX)、出血(HE)、微动脉瘤(MA)分割任务世界第一、二、三的成绩。

在ISBI上获得肺癌病理分割(ACDC)、内窥镜影像质控(EAD)和病理性近视(PALM)三个竞赛世界冠军。

在全球医疗影像顶尖的MICCAI和RSNA两个顶会上,发表了医疗影像相关论文十篇。

在全球顶尖的AMIA峰会上,发表中文电子病历智能编码和传染病预测相关两篇论文。

在《医学影像分析(MIA)》和《IEEE Trans. On Medical Imaging》等知名国际医疗影像期刊上,发表肿瘤影像相关论文。

在《美国肾脏杂志(AJKD)》国际医学专业期刊上,发表肾病终末期预测和风险相关论文。

在国际计算语言协会MEDIQA2019上,获得医疗问题蕴含RQE、医疗文本语义推断NLI、医疗问答排序QA获得一项世界第一,两项世界第二。

在医学信息学领域顶级国际会议ICHI2019上,获得医疗缺失数据修复大赛世界第一。

在COIN2019文本理解大赛上,凭AskBob文本理解技术和赛飞AI算法获得大赛总成绩冠军。

在《柳叶刀(Lancet)》子刊《EBioMedicine》上,发表疾病预测论文。

在《柳叶刀(Lancet)》子刊《EBioMedicine》上,发表AI技术挖掘慢性肾病精准治疗方案论文。

这十余项医疗科技奖项中,肺部影像始终是那条宽阔水域的发源地,也是平安智慧医疗技术团队扎根最深的领地之一。第五版试行指南发布后,黄凌云立刻意识到投入“战场”的时机到了。“我们在肺病领域研究了两年多,这次的新冠状病毒又是一个肺部的疾病。”职人精神的敏感性在第一时间激发出无尽的探究欲望,团队在不安的春节氛围中完成线上集结。如蛟龙入海,黄凌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

一场没有集结号的“战役”正式拉开序幕。

蛟龙入海

谢国彤在更早些时候嗅到“战役”的紧张感。他是平安集团首席医疗科学家,在医疗科技领域谢国彤从业将近20年。在平安,他带领一支由高鹏、胡岗、李响、吕传峰、倪渊、孙行智六位医疗技术专家组成的研发团队。平安的十余项国际荣誉中,超过70%由平安智慧医疗这支专家团队创造。

大年初一,倪渊感受到朋友圈里亲朋好友对于疫情扩散的焦虑感,由于事态不明朗,朋友圈里逐渐成为散播一些不实消息的温床,恐慌正在逐步蔓延。

倪渊是平安智慧医疗的医疗文本处理负责人,她语速极快,思维敏捷,时常给人争分夺秒的感觉。她负责搭建医疗的核心和基石——医疗知识图谱。在一个处理信息的专家面前谣言四起,她意识到“是时候应该做点什么了”。恰在此时谢国彤的微信传达了更明确的抗“疫”任务,谢国彤认为可以运用AskBob健康管家来传递正确的信息。

而同一时间的李响,作为AI疾病预测方面的专家,已经敏锐预感到春运人口流动性可能带来的深远影响。李响是平安智慧医疗智能公共健康负责人,他立即部署了任务,要求团队立刻启动建立“疫情概览”和“疫情平安报”板块,并在同时建立新冠病毒传染预测模型。

没有约定的同步在平安默契上演,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相关人员都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多兵作战

由刘玉宇带领的智能视觉技术团队尽管在肺结节、玻璃肺领域做了两年多研究工作,平安智慧医疗的医疗影像也已经在全国3000余家医疗机构落地应用,日均AI阅片数量超过20万张。但新冠病毒作为一种新发疾病,没有可借鉴的经验,AI影像到底能在疫情中发挥什么作用?谁也不敢打包票。

视觉技术团队做了相当的讨论,多番复盘下来,最终将目标定在病灶分割和分析的任务上。在模型、算法和部署方面紧张开局的同时,平安智慧医疗的产品团队和研发团队在前端界面设计、工程化开发等方面紧紧跟上。

经过10天昼夜不停的的训练、调试和检验,新冠肺炎智能阅片系统正式上线。无论是平安科技亦或是平安智慧医疗都付出了巨大心血。这个系统也同时成为一座里程碑,创下了团队从项目启动到上线的最短纪录。

刘玉宇还特意提到了一个容易被忽视的细节,远在美国的吕乐院长在新冠肺炎模型的构成中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此前吕乐是CVPR(由IEEE举办的计算机视觉和模式识别领域的顶级会议)的领域主席,在医疗科技方面发表过多篇论文专著。

之后的事情,这套AI阅片系统被先后搭载进了平安医保科技旗下平安健康(检测)中心及外部生态合作伙伴的影像云平台上。通常,一位患者的肺部CT可能有10-300幅图像,医生阅片需要15分钟左右的时间。借助新冠肺炎智能阅片系统,15秒左右就能出具智能分析结果。智能分析中包含了医生十分关注的多项量化分析内容,还能对疑似病人多个不同时间段的CT影像进行对比分析,可以辅助医生更精准、更多维、更全面地掌握患者病情。目前智能阅片系统服务累计调用量达到200万余次。

刘玉宇说,做这件事,就像是完成自己的使命。同样抱有这个信念的还有倪渊。她对医疗科技这些年的跨越式发展有更直白的感受:“非典时期,医护人员冲在第一线,这一次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互联网医疗的发展,我们可以做大量的工作来减轻前线人员的负担。”

AskBob是倪渊团队打造的基于知识图谱的应用功能,就这次人们对疫情关注的方方面面,倪渊确认了AskBob需要上线的四大功能模块:疫情速递,用以查看实时的疫情数据;疫情问答,可以查阅与疫情有关疑问的回答;疫情自查,是针对已经出现症状的疑似患者提供专业指导;科普专栏,则发布最权威的辟谣科普。其中,防护问答和科普专栏都需经过专业的医生审核整理。

在十万火急下,平安智慧医疗的团队作战力被激发到最高水准,在36小时内,第一版AskBob疫情健康管家发版,再创下一个新纪录。目前“疫情自查”已在重庆市、深圳市等全国300多个官方新媒体上线。

  阅片系统医生在使用系统

与时间比速度的还有李响,因为疾病的新发,在如何建立传染病预测模型上李响团队开了多次内部讨论会,最终通过学习借鉴大量文献,才确定了现在的模型。模型可以预测疫情高峰期,对各个城市的疫情进行风险评估,还可以预测未来七天的感染人数。

进入3月中上旬,随着全球疫情的蔓延,李响团队又迅速做了模型调整。并在近期与平安宏观经济研究院合作发布了首份全球疫情预测报告。谢国彤说这会是一个系列,我们能预测的不仅仅是疫情趋势,包括对经济、对医疗系统的负担等影响预测。模型基于经典流行病学理论,结合了广泛来源大数据,包括舆情、经济、社会、天气、卫星等多因子数据。同时,模型中加入了基于经济社会人口数据的计量经济学的变量控制,用多种独创的AI算法做了数据训练和拟合。

平安战车

单兵作战,士兵往往能以一敌十,然而互联网时代来自看不见跨界打击,常常搅得英雄主义竞折腰。在平安,英雄主义往往不受吹捧。

谢国彤对此的理解是平安有强有力的执行团队。他自2017年加入平安,每年飞行次数从80次上升到130次。谢国彤的执行力藏在这些飞行历程里,以及应对突发疫情的即刻行动力上。

平安集团首席科学家肖京进一步解释了这种执行力文化:平安的执行力体现在强大的团队协作上,并不是单线或者双线,而是多线。我们有优秀的来自各领域的专家,组合在一起能产生1+1>2的效果。

无论是肖京、谢国彤、刘玉宇、李响、倪渊、黄凌云亦或是吕乐,博士只是门槛,他们都经过在擅长领域10年以上的的研发经验积累,然而面对业务需求他们却习惯俯下身,不仅仅去聆听一线业务的痛点,更在于呼唤上战友们,在一个领域内协同作战,最大程度释放平安科技赋能的能力,将单兵能力升级为多兵系统化的解决问题的能力。

平安集团首席人力资源执行官蔡方方将目前平安的“金融+生态”战略形容为“平安战车”。而在战车的科技内核里,这些博士们垒起的“积木”就像庞大机器里的精密齿轮咬合,一环紧扣着一环,推动着“平安战车”平稳地奔驰起来。他们是平安战略的“科技脸谱”但因为平安的业务复杂性又不能完全做代表。他们塑造着平安的科技符号,但同时平安又在强化他们身上的平安属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普遍从业10年+ 技术博士们解密平安“医疗科技心脏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