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那不勒斯”能让AMD扳回一局吗?

IT的竞技场上很少有第二次机会,AMD想拿一次,而且他似乎真的拿到了。

Naples

Naples,ZEN,AMD

第二次机会很难

上世纪80年代中期,英特尔从内存制造商转型处理器制造商,如今,在除了移动终端领域之外的所有领域都占据主导地位。

上世纪90年代中期,IBM万万没预料到RISC / Unix和x86服务器为数据中心带来的变化,开放的策略扶起的兼容机反而砸了自己的脚,而且砸的不轻,差点破产,好在转型做了软件和服务提供商才活了下来。

十年后,那个曾经的后生,以封闭著称的PC平台创新者——苹果,做出了支持在线服务iPod和iPhone,还有超薄靓丽的MacBook,从此市值变得非常夸张。

微软的业务已经从桌面跳到了互联网,然后到数据中心,然后又跃升到云端,这些转变都挺不容易,过程其实都有许多代价昂贵的错误,都在证明想拿到第二次机会有多难。

IT界的风云变化,机遇,形势,对谁都是公平的,抓不住的结果很残酷。

二十世纪初,AMD看到了一次机会并且成功抓住了。

当时,英特尔坚定地认为至强处理器要采用32位,64位要单独搞,做法就是和HP开辟了安腾架构处理器,该架构得到了Sun,IBM等服务器厂商的支持。而AMD推出了Hammer 64位处理器来压制英特尔的x86指令集处理器,同时推出了复杂的点对点的互联架构(HyperTransport),为多核并行处理奠定了基础。

2003年,当面向服务器的SledgeHammer皓龙单核、双核、四核、八核处理器推出的时候,市场上反响强烈。更关键的问题是,市场对64位处理器的需求强烈,而且看起来跟x86处理器指令集有许多相似之处,跟安腾有很大区别,所以接受度更高。

英特尔固执地在其产品线上留空白,结果让AMD则通过Hammer皓龙系列芯片在接下来的几年获得了一定的服务器市场份额,最多的时候占到了25%的市场份额。

AMD掉队了

2007年,AMD皓龙处理器代号“巴塞罗那”的处理器因为一些问题延迟发布。这段时间前后,英特尔重新设计了Nehalem,增加了许多新的特性,并且推出了QuickPath互联技术,这一技术跟AMD的HyperTransport有许多相似之处,解决了至强处理器因为FrontSide总线带来的瓶颈问题。

紧接着迎来了2008年经济危机,经济环境非常不稳定,使得AMD在战略规划上畏首畏尾,与此同时,英特尔效仿了AMD皓龙的设计,并计划把AMD从数据中心驱逐出去。经济形势没有好转,而英特尔趁机彻底改造了至强系列服务器平台。后来才逐渐有了现在的局面,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第四季度,英特尔x86架构的处理器占了99.2%的出货量,以及83.5%的市场份额。

数据中心业务为英特尔贡献英特尔75.5亿美利润,这是一块肥的流油的肉,考虑到x86服务器处理器 “Naples-那不勒斯”系列的兼容性,AMD很可能不会使用Opteron(皓龙)品牌,或许只有正式发布才能知道品牌的事儿。AMD这次有很好的机会跨过OpenPower和ARM,在英特尔的服务器的大盆子里分一杯羹。

市场在期待搅局者

英特尔最大的客户们非常希望看见竞争者出来搅局,所以我们看见谷歌三年前加入了IBM的OpenPower基金会,并表示为了克服摩尔定律(编者觉得这指的是“挤牙膏策略”)愿意做很多事情,包括转向新架构,比如Power。

由于Linux自身的优势,Power和ARM芯片的特性,这使得把基于x86架构的代码向后者移植还算比较轻松,因此作为替代方案也比较容易,许多人正在努力在数据中心推Power和ARM。

值得注意的是,谷歌和Rackspace一起合作建立了“Zaius”Power9服务器平台。Supermicro也在做基于Power的机器。另外还有几个基于Cavium ThunderX,Applied Micro X-Gene 1和X-Gene 2处理器做服务器设计的。

不过,到目前为止,Power和ARM在数据中心的影响力非常有限。

从某种意义上说,推行ARM和Power可能都是错的。AMD不再推出可靠的、高性能的、可替代英特尔处理器的产品。如果我们拿出一个高性能高质量的处理器,想想也知道,拿出一个x86的替代品比采用全新的架构的障碍要低的多。

用x86来替代x86的优势太明显,市场很期待

英特尔凭借至强处理器独享高利润率,我们对未来的Naples抱有期望,希望AMD的芯片制造合作伙伴GlobalFoundries能拿到一个没问题的处理器原型,我们认为AMD可能拿到在数据中心的第二次机会。如果它如预期那样在第二季度的某个时候出现,我们预计大量的超级计算机和云服务商会选择它,服务器OEM、ODM厂商也将跟进,可能会重现2003年至2005年期间Opterons在数据中心取得成功的场景。

AMD刚刚公布了Naples处理器的一些细节,这里不谈太技术细节的问题。只是为AMD的回归做一些设想,为此,我们联系了AMD的高级副总裁和总经理Forrest Norrod 。

接下来这一年,到底是AMD回归数据中心之年还是Power和ARM阵营突进数据中心之年呢?我们看一下 Norrod的看法。

Norrod表示,某种程度上而言,在数据中心推动ARM和Power是我们的错,因为AMD一直没拿出可靠的、高性能的可替代英特尔的处理器。如果我们真的拿出性能够高、质量够高的处理器,替代x86架构的障碍非常的低。这点没问题,因为AMD已经与许多OEM,云服务商,以及部分终端客户聊过了,大家都觉得AMD重新进入服务器市场是件好事。但我们也知道,这是服务器业务,不会在短时间发生很大剧变。但是我们相信我们可以很快地重拾市场份额,重新面对相关竞争。

如果AMD获得了5%-10%的市场份额

如今英特尔的市场份额越来越高,市场规模也越来越大,如果AMD能占到5%-10%的市场份额也会非常大。我们来做个算术吧:

IDC的数据显示,2016年x86服务器市场规模为456亿美金,仅增长1%,出货量为939万台,降低了1.6%。英特尔数据中心业务营收为172.4亿美金,其中90%都是服务器芯片,芯片集和主板,也就是说英特尔服务器相关营收为155亿美金,利润率大约为47%,粗略计算,英特尔的净利润为73亿美金。全球服务器业务营收的三分之一都是英特尔的(这还不包括闪存存储的部分),做的是硬件利润最高的部分。

OEM和ODM服务器供应商因为量大所以英特尔的价格有一些优惠,而越小的客户,价格也会有所变化。939万台x86服务器中,大部分都是双路服务器,这大概需要1800万颗至强处理器,平均每颗至强芯片的价格约862美金,每一颗的利润就是405美金。

我们预计今年的服务器市场不会有大幅增长。因为发布时间的关心,Naples今年只会卖大约六到八个月,如果能获得5%的份额的话,那出货量大约是90万单位。如果价格稳定的话,AMD销售额为7.76亿美元,英特尔销售额为147.4亿美元,英特尔收入下降5%。我们认为AMD必须用低于2016年的价格来获得业务,英特尔一定会做出回应,会有一定程度的降价,因为这就是竞争的力量。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因为有摩尔定律,所以英特尔可以保持价格平稳或上升。

如果英特尔的的价格下降了10%,AMD拿到了5%的份额,英特尔的收入估计将下降到133亿美元,AMD也只会有6.98亿美元。还有一种情况,英特尔的价格下降了10%,AMD获得了10%的份额,英特尔的收入下降19%,为125.7亿美元,AMD拿到14亿美元。

假如真的有降价10%的价格战,AMD拿到了10%的出货量,那么他的价格跟英特尔不相上下。如果英特尔在2017年不降价,其市场份额大约为155.2亿美金,x86服务器出货量增长30%到1110万台。X86服务器芯片营收增长11.2%,达到172.4亿美金,x86服务器平均价格可能降低5%,x86服务器整体营收增长13%,达到516.2亿美金。

真实的情况完全不是这样,因为英特尔可不只有处理器。

英特尔的数据中心业务(DCG)还可以在Omni-Path互联,Knights处理器以及协处理器,甚至还有闪存,3D Xpoint上有所作为,别的业务的原因使得DCG整体的变化不会固太大。除非GlobalFoundries在各地的场子全塌了,这样英特尔可能真的要伤筋动骨了。

如果32核的Naples出来了,将会在今年年中跟英特尔的28核Skylake形成竞争态势。据说,CPU的大买家们都同时把目光投向了两者,在实验室里跑了很长时间,并且很多已经做出了购买的决定,现在最关心的是价格问题。

价格和性能一样重要,AMD表示性能上可以,但是没提到浮点性能。需要注意的是,英特尔至强将在最新的Skylake处理器上首次使用AVX-512指令集,AMD Zen架构的Naples只支持128位AVX指令集。

Norrod表示,AMD需要在这一领域占到5%-10%的市场份额,为了做到这点付出了长期的努力,并表示,Zen推出之后每15到18个月会进行一次迭代。

我们只有等到第二季度Naples推出的时候才知道品牌的问题,我们预计可能不叫Opteron(皓龙)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那不勒斯”能让AMD扳回一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