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DOITAPP
DOIT数据智能产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立即打开

为什么像Testin的初创公司很少?

他曾是一名人民教师,现在是融资千万美金的科技公司CEO,他是罗辑思维的粉丝,也是朋友圈的鸡汤段子手,他做的曾是别人看不上的事情,而如今,别人想做也做不了了。

可以说,创业者是站在别人的肩膀上,或者别人留白处求新求变,对下一步的不确定性是创业的魅力所在,他们要思考变与不变的问题,下一个十年,什么会变,什么不会变?他们要观察思考总结很多,虽然结论和答案很难界定对错,但保持观察思考,把握趋势做创业团队合格的舵手正是一个CEO应该做的事。每次见到Testin CEO王军的时候,就能深深感受到这一点。

去年Testin融资完成后的一次众测的产品发布会上,Testin CEO王军大谈共享经济,当年聊的是云测产品上线,基于云的众测,它可以把测试人员聚集在一个平台上,给需要测试服务的开发团队提供服务,一来开发团队提高了测试的效率,二来,测试人员利用闲暇时间帮别人做测试,可以更大地发挥自己的价值,与当时Uber和AirBnb、嘀嘀打车的共享经济模式有类比。

DoIT

Testin CEO 王军

见过几次王军之后就能发现,他总是在把公司的发展与时事热点紧紧绑在一起,当然是结合观察和思考的那种。

这次见面,他在聊人工智能Alphego下围棋,于是就要把机器学习应用在测试领域,用机器学习发现App缺陷,聊Papi酱,网红经济,聊“个人崛起的时代”,聊IP内容生产,聊AR/VR创新技术,虽然没有直接言明跟他所做的测试工作的关系,但我们想到这一切都是互联网带来的,而他所做的云测试正是面向互联网的,具体而言是新型的互联网,以移动为主的互联网。

他是能融资几千万美金的科技公司CEO,他是罗辑思维罗振宇的朋友,也跟许多人一样,是罗振宇的粉丝,也是一个热爱观察和学习的人。但是热爱学习的人往往有眼高手低的习惯,行动力不足,然而,熟悉王军的人却不会这么想。

王军是笔者朋友圈的好友,每天早上7点左右总能看见一条他的朋友圈:简简单单的一张配图,加上一句早上好之类的问候。说起来这没什么,但仔细一想,能够坚持每天发这样一条其实很难,我个人相信许多人是做不到的。

这跟罗振宇每天在微信号上发60秒语音有几分类似,罗振宇说这是跟自己死磕,他相信长期坚持做一件事的意义。当王军被问到为什么这样做呢?他说,只是为了让朋友们看到生活美好的一面,顺便能记住Testin。

见微知著,在我看来,这一小小的动作却反映出一个人行动力和自我约束力。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Testin的今天。

王军曾做过教师,2006年加入移动互联网先驱创业公司Pica,参与并领导多个移动互联网创新项目。2011年,创立Testin开始做云测试,A轮拿到990万美元,四年后又宣布完成5490万美元融资,也是从此时开始,云测开始引起许多人注意,原来做测试的还能融资这么多?

这一声惊叹有几分诧异也有几分赞许。王军谈到,测试是一个被别人瞧不起的行业,许多人都不屑于做这个。熟悉国内开发环境的人或多或少都会知道测试者或者测试团队在开发团队中的地位,套用一句网络用句,差不多可以用“悲剧”来形容。间接地服务这一人群的企业也不被看好,做的许多事情都不被人理解。

因为开发是直接搭建业务的,创造生产力的,在分秒必争的IT竞争格局下,快速上线业务才能收获竞争力,而测试者是保证开发业务不出错的,一旦出错背黑锅的肯定是测试团队,有功不是他们的,有过很可能是他们的。也是因为如此,这些测试人员的待遇普遍不高。

云测的出现有点“救赎”测试人员的意思,把专门的测试人员聚集在一起,向需要做测试的团队提供专业服务,同时服务多家App开发团队,提升了测试效率,锻炼了自己的能力。

据王军透露说,Testin的融资十分谨慎,从目前的融资规模来看,做测试的Testin已经获得了资本的认可,值得留意的是几次融资中一直有IDG的身影。跟许多热火朝天的O2O行业不同,做测试初创的跟进者很少,国外有NewRelic这样的已成规模,国内似乎很少,为什么这么少呢?

一方面正是因为如上所说,大家以前瞧不上这个行业,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的国情决定的。中国的开发群体因为语言和教育环境的原因,又因为团队项目普遍赶进度,造成代码习惯不好,保证产品质量的压力转移到了测试环节,有大量的工作需要由来完成,这也是Testin得以发展壮大的原因之一。

再有一方面,Testin过去有意识地在打造完成了行业壁垒,第一,在自己的研发活动里要建专利;第二个点,产业链上游厂商的专利大户建立合作关系做一些合作的研发。

王军认为,在一定程度上,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发展程度已经超过了欧美许多国家,包括IT产业最发达的美国在内,以最为著名的Twitter为例,它的许多产品规划中多年以后要做的事情已经都能在新浪微博中看到了,美国的即时通信工具,无论是MSN、SKYPE、linkedin等产品在产品功能方面都与中国的微信和QQ相距甚远。

中国互联网应用的发展水平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这点被一位有着二十年投资经验和移动互联网数字媒体经验的硅谷投资人Joe Jasin看在眼里,不过,目前Joe已经是Testin云测在硅谷的正式顾问,为Testin开拓北美市场,想把中国的互联网开发能力带入美国。

新兴的科技公司的发展壮大之后就要面对巨头的压力,收购,或者强势竞争,类似的事情屡见不鲜,而且,在BAT巨头不断试水2B市场的情况下,创业公司压力尤甚,BAT巨头都有自己的测试服务。

但从一些迹象上来看,Testin避开了这些压力,这与两个策略有关,一个是Testin面对App开发者自己保持中立,自己不开发App,只服务于App开发者,这跟BAT有很大不同,避开了与创业者App的竞争,而且不做定制化的内容,最大限度的面向大多数用户。

因为Testin自己就有造血能力,不烧钱,很淡定,可以自由发展,在可见的未来,测试的工作只会越来越多,Testin或将成为一只独角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为什么像Testin的初创公司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