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据经济资讯与服务平台

回顾2016年:我们见证了一场存储行业的厮杀

回顾2016年的存储行业,内部部署SAN/文件管理阵列的地位不仅受到公有云的冲击,加上超融合和软件定义存储也在搞事情。

现有传统双控制器磁盘阵列为了存储主要数据走向混合之路,但全闪存阵列正在发挥这个作用,所以混合阵列也在向全闪存靠拢。再看看高端统一阵列新晋厂商Infinidat,推出低价高可用性的InfiniBox阵列之后就好像吃了菠菜,战斗力飙升。

二级数据越来越多被对象存储,后者将大量采用的S3作为首选接口,留下主流磁盘和混合阵列来存储相对少之又少的内部部署数据。

公有云的增长率完全是不可抗力,AWS遥遥领先,Azure和谷歌紧随其后,单就2016年来看简直就是一场云计算乱战,信息量巨大,先是AWS与Vmware这两个冤家对头开始谈合作,谷歌挤走AWS抢了苹果的大单,微软Azure拿下波音公司订单,还开始支持红帽Linux。紧随着三大云巨头,甲骨文和IBM实力也不容小觑——这也是唯二两家旨在提供公有云服务的内部部署存储供应商。451 Research预测近两年内,公有云存储开支将翻一倍,在亚马逊,微软奋力碾压之下,NetApp, HPE和IBM供应商排名下降。

由于Nutanix成功进行 IPO并全速前进带动市场发展,超融合基础设施成为存储热点。思科,Dell EMC,联想和 HPE生产的超融合产品伴随服务器销售的适应性,服务器,存储和网络组合销售也随之呈爆炸式增长。

产品起源

值得注意的产品:

Dell EMC旗下DSSD公司推出的NVME访问和NVME驱动使用的D5阵列。

Dell EMC重新设计了VNX和VNXe阵列来生产Unity阵列。

Dell EMC 推出一款全闪存Isilon向外扩展型文件管理器。

思科推出HYPERFLEX超融合系统,还有UCS产品线中一个存储服务器新版本。

Primary Data开始发售DataSphere存储竖井融合的产品。

SpectraLogic发布了全球最大,最长的磁带库——TFinity ExaScale版本,拥有1EB容量并支持LTO, IBM和甲骨文格式。

亚马逊利用其80TB版本Snowball存储服务器专攻物理存储,从用户数据中心,和100PB Snowmobile卡车传输存储服务转向公有云。

还有一件要说明的事就是Dell EMC的融合系统业务承诺不采用Dell PowerEdge产品而是仍使用vBlock服务器。

最有趣的初创公司是Symbolic IO,该公司声称其技术通过一种不同的编码和处理内存数据的方式,运行数据库查询比其它系统(即使是采用XPoint的系统)要快60倍甚至更多。Symbolic IO在2016年期间还邀请美光闪存存储高管Rob Peglar加入,成为CTO,这给予了我们更多可信度。

收购事件

成功私有化的戴尔并购EMC是一件业界大事,670亿美元收购案见证了存储行业传奇人物,Joe Tucci的退休,以及David Goulden的EMC信息基础设施业务部门成为Dell EMC服务器,存储和网络机构。Michael Dell现在成为了除盖茨,乔布斯和拉里(甲骨文)以外的又一个企业IT巨头。

在Virtual Instruments陷入营收增长危机后,2016年3月,存储分析企业Load Dynamix与网络分析提供商Virtual Instruments合并。Load Dynamix投资人甚至为了Virtual Instruments,提供了2000万美元后续资金。新的公司认为其获取生产工作负载文件(通过Virtual Instruments技术)并在测试实验室中重现(Load Dynamix技术)的能力将加速解决企业问题。

然后11月份,Virtual Instruments收购混合云和虚拟化性能管理科技企业Xangati。

IBM 收购了对象存储供应商CleverSafe并迅速将其软件放入IBM公有云,这让IBM在对象存储市场稳坐了第一把交椅。

而Nutanix收购了VMware旗下负责内存缓存业务的PernixData,据说直接导致Pernix 风投人士的投资受到极大的冲击。

硬盘制造商终极Boss WDC收购闪迪及其配套闪存技术和产品。

超融合基础设施设备(HCIA)供应商GridStore收购容器初创公司DCHQ,两者并购后重命名为HyperGrid,现在提供超融合基础设施即服务(HCIaaS)。此外,DCHQ技术可将现有传统应用程序进行容器化。

闪迪剥离Nexgen后,HCIA商Pivot 3收购了拥有QoS闪存阵列的Nexgen。

2016年6月份,Cavium收购HBA和供应商QLogic并开始谈论NVMe over Fibre Channel。

4月份,存储和以太网供应商博科为了寻求新的发展之路以15亿美元收购Ruckus Wireless(优科无线)。但很快,风水轮流转,11月份博通又以59亿美元将博科吞并。

这标志着三个独立存储网络供应商——博科, Emulex和QLogic时代终结。这三家公司都被巨头收购。FC SAN市场还不够大。

企业死伤无数

全闪存阵列先驱Violin Memory在经历了漫长的挣扎期之后率先举了白旗,连续季度亏损加上纽约证券交易所施压,在12月份宣布破产。

其中被黑的最惨的就是对冲基金公司Pequod Capital主席兼总裁,Art Samberg,他在6月份,Violin被纽约证交所除名之前买入了530万Violin股份,当时交易价为0.62美元,价值约330万美元,现在Violin申请破产保护,股票交易价格为0.0462美元,价值约为24.5万美元,也就是说Violin破产让他直接损失了约300万美元。

闪存和存储供应商X‑IO——我们认为是ISE产品——在5月份结束了在美国科泉市生产运营并裁员。它的技术不错,尤其是NVMe Axellio技术,可能会另寻下家。而且X‑IO从未像其财政推手希捷和风投公司Oak Capital所期望的那样获得成功。

Crossroads将其持续亏损的存档产品卖给了加拿大公司StrongBox,现在侧重于专利授权。

2016年6月份,昆腾关闭了Symform同步共享业务。

XtremIO在2016年期间曾有传言称相对于EMC中的全闪存VMAX,XtremIO产品将被降级,但后者极力否认,不久XtremIO增加了文件存储容量。

CEO更替大戏仍在上演:

4月份,专注Hyper-V的超融合系统供应商——Gridstore经历了CEO罢黜事件,最终主席Nariman Teymourian取代了George Symons。

云存储网关供应商Panzura的CEO从Randy Chou换成了Patrick Harr,前者现在是基于云,安全即服务初创公司Nubeva的CEO兼联合创始人。

Veeam联合创始人兼CEO,Ratmir Timoshev辞职,由William Largent接手。

企业拆分事件

EMC在被戴尔并购之前就将其内容管理业务(Documentum等)售出了。

赛门铁克将Veritas分拆而出并出售给Carlyle Group,从而确认了一个事实——在收购Veritas之后,两家存储产品与安全业务整合失败。

怡敏信存储业务被其拥有者Clinton Group清空,留下一个投资业务。12月份,Memorex和Nexsan被出售给了私有机构,管理层重新洗牌,2017年,Nexsan可能会有新的发展。

企业联盟

2016年1月份,HPE向对象存储供应商Scality投资1000万美元。

思科投资超融合系统软件初创公司Springpath,然后推出了Springpath支持的Hyperflex超融合设备并在HCIA市场如鱼得水。

联想与Juniper联盟构建融合,超融合和超大规模数据中心基础设施产品。它还与很多的HCIA供应商——比如Nutanix, Pivot3, SimpliVity, Atlantis和Maxta。与Nexenta结盟,所以它的服务器可以运行NexentaStor软件,并与Nimble Storage有了合作关系。

Pure Storage和Cohesity协议Cohesity向Pure的主要存储闪存阵列提供融合二级存储设备支持。

闪迪与红帽合作,因此Ceph可以运行配置闪迪InfiniFlash闪存的服务器。迄今为止,InfiniFlash与Nexenta和Tegile都有销售协议,但并未一鸣惊人。

企业IPO方面,众所周知,Nutanix在9月份成功IPO,其股价从开始的26美元,到现在26.86美元。Pure Storage完成IPO是在10月份,开盘价17美元,如今交易价为11.15美元,请注意,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技术开发

随着现有供应商或是推出新设计的闪存阵列(EMC DSSD, HDS A-系列)或是让现有阵列改装了SSD或闪存模块,全闪存阵列成为主流。

Nimble Storage通过其产品在全闪存阵列市场成功站稳了脚跟。NetApp的全闪存FAS也大受欢迎。 Pure Storage是迄今唯一一家到目前为止维持在前四大全闪存阵列供应商的全闪存阵列初创公司。实际上,它在3月份就推出了自己的第二个主要产品系列——机架规模FlashBlade系统,用于存储非结构化数据。 Pure的2016年可谓大获全胜,只是在与Dell EMC的IP诉讼对其有略微影响。

比较有趣的是,8月份,东芝发布FlashMatrix,直言要与 FlashBlade 竞争。这是一个由Atom CPU提供支持的实时,向外扩展型,计算加闪存分析引擎。东芝尚未宣布该产品何时上市,定价和可用性信息也都木有。

NVMe-over-fabric,利用可实现服务器存储堆栈分路的RDMA技术,对于内部部署阵列连通可能是最后一个主要的技术开发。许多初创公司专注该领域;例如Apeiron,E8,Excelero,Mangstor和Pavilion数据系统。包括HPE和NetApp,以及新成员Kaminario,Tegile和Pure Storage等几乎所有的公司都表示会支持这项技术。Dell EMC的DSSD部门通过结构访问阵列推出了D5 NVMe over Fabric访问阵列。这家光纤通道HBA供应商表示,它们将支持NVMe over Fibre Channel,以提供一个客户群升级路径。

服务器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需要转换到 NVMeoF并在2017年得到加强。

SSD密度增加的3D NAND也成为了主流,一方面是西数(收购闪迪)和东芝,另一方面是英特尔和美光都紧随领先发售产品的三星开始动作。英特尔在3月宣布推出3D NAND SSD。海力士还提供48层3D NAND产品,并且正在开发72层技术。东芝和其他厂商开始更多地将QLC闪存技术作为一个可负担的固态存档介质来说,这样它的低写入耐久性也就不大重要了。在美国闪存峰会上,东芝还简单介绍了100TB QLC SSD的理念。

而中国虽然在收购美光和投资西数方面失利,但仍然保持着自己进入3D NAND制造领域的步伐。

DataCore利用其并行IO软件领先于SPC-1基准测试,但是这降低了性价比;低于5万美元的DataCote x86服务器在价格上完全碾压100万美元以上的超大存储阵列。甲骨文高级副总裁 Chuck Hollis表示,SPC-1基准测试与DataCore的技术无关实际的IT周期。DataCore的主席则表示,吃不到的都说是酸葡萄。

1月份,后来者希捷终于凭借一个7盘片的10TB磁盘进入充氦驱动器时代,并称还将在今年晚期推出12TB充氦驱动器用于测试,而且14TB充氦驱动器也进入了其技术路线图。

而第三大磁盘驱动器供应商东芝并未推出充氦驱动器技术,容量增加稍有滞后。不过假如东芝没有重新规划磁盘驱动器投资计划,或是真的出售其磁盘驱动器业务,熬过了在美国Westinghouse核电站项目的数十亿美元损失的话,这种驱动器可能会在2018年实现。

希捷称,全新的热辅助磁记录(HAMR)驱动器将在2017年出现,HAMR将取代垂直磁记录。而Infinidat的20TB驱动器已经在路上了。

希捷仅仅为了展示自身的能力,就用闪存填充了3.5英寸的驱动器,制造了一个60TB SSD小样。想法虽好,但成本却是让人望而却步,希捷还需要做更多,它与海力士也一直传合作绯闻,但两家公司都没有正面回应过。

可能如果希捷董事长兼CEO,Steve Luczo不实行一个合适的闪存,那么芯片厂商合作伙伴关系也危险了。

与此同时,希捷的Kinetic磁盘驱动器也没有显山漏水,Igneous和OpenIO拒绝希捷的技术之后推出了自己的产品——在3.5英寸磁盘驱动器中插入了一个基于ARM的微服务器。2017年,我们还要再看。

对象存储市场在这一年中稳步发​​展,HPE投资Scality,戴尔更新Scality OEM协议,WD HGST部门推出了一个新的14PB存档阵列。随着戴尔并购EMC,该公司将拥有内部对象存储技术来PK Scality的RING(虽然之前它和Nutanix都跟戴尔有OEM协议,但明显客户需求至上),2017年可能会出现一次洗牌。

2016年,IBM的传统存储硬件营收下降,对此IBM投放了一名新高管负责存储——Ed Walsh,这个人我们之前也有介绍,2010年到2013年这三年做过IBM存储部门的副总裁,如今可以说是回归,因此2017年存储部门可能会有显著变化。

超融合基础设施在2016年占据主要的存储话题。Nutanix的IPO只是其中的一个章节。拥有VSAN,ScaleIO和VxRail/VxRack的Dell EMC是第二大供应商,这也使得EMC派生的部门——融合平台集团负责人Chad Sakac(原属EMC)在每一个领域都想要超越Nutanix。可实际上他还没下死手,上头就委婉表示我们应当继续销售有OEM协议的Nutanix XC系统,个人恩怨先放一放,客户需求才最重要。

2016年3月份,HPE推出了第2代超融合产品。之后在12月推出了更新的HC 250和HC 380系统。 SimpliVity在4月增加了Hyper-V支持。NetApp开始它正在开发的超融合系统。

HPE正在为服务器加强持久内存能力做准备,一方面利用Machine开发技术,另一方面使用非易失性闪存和XPoint或ReRAM组件。它在3月份推出的ProLiant服务器,采用了具有掉电保护功能的美光闪存DIMM,而在11月份的一次客户活动中Machine项目也开始刷存在感。 HPE的Memristor技术似乎遥遥无期——HPE Labs的老板兼Memristor布道者,Martin Fink都退休了,HPE还和闪迪有了ReRAM相关的合作关系。

这里有一个猜想,闪存DIMM仍然是一个处于早期阶段的技术。而且非易失性DIMM将是一个驱动XPoint的技术,而非驱动闪存的技术。

2016年内还推出了更快的32Gbps光纤通道,是16Gbps FC的两倍速。但它的影响因为能实现更快速阵列访问的RDMA技术,以及虚拟SAN超融合系统的兴起而淡化。

容器存储的概念发展迅速,例如,NexentaEdge为无状态Docker容器提供存储。 Portworx为容器提供持久存储,StorageOS和Hedvig也如是。但总的来说,容器存储仍是一个早期技术,没有明确的赢家。

不得不说3D XPoint的这一年并不顺畅,英特尔始终否认它是相变存储器(PCM)的一个变体,而性能说法——比闪存快1000倍等也遭到质疑,英特尔方面试图跳过这个陷阱,表示说的是原始的介质速度,但已经设置了这么高的性能,密度和耐久性标杆,初始营销如此卖力,现在看来实在是打了折扣。

无论何种原因,XPoint NVMe驱动器现在看来都是为了渲染ReRAM或PCM驱动器无意义,而XPoint DIMM,如果像如闪存DIMM一样使用DRAM缓存,性能就不会远超闪存DIMM。到目前为止,XPoint看来都是一场大型营销炒作,英特尔和美光后期必须证明它们的Optane和QuantX产品性能极好,就算是炒作也无可厚非。

最终章

备份软件供应商Veeam在2016年发展良好,营收猛增。梭子鱼和Commvault通过响应客户对公有云保护等需求,营收状况有了回春。

2016年2月份,Tegile进行了裁员,Atlantis和Data Gravity也是如此; 今年晚些时候,NetApp裁员数百人,Veritas也在12月份裁员。

内部部署SAN/文件管理阵列现在正处于全闪存针对主要数据的转型期并且供应商营收增长看来主要是从其它供应商处夺取份额,而不是新的销售营收。这样的方式主要是通过更好的分析,更快的闪存和更好的混合云(公有云和私有云)来支持的。

HCIA供应商,二级存储竖井融合厂商,纯软件存储供应商,云存储网关文件共享和保护厂商以及对象存储供应商看传统内部部署SAN/文件管理阵列都有些碍眼。

不过SAN/文件管理供应商还是有希望的,它们生存的关键是“屠龙”,而两个主要的龙就是超融合基础设施和公有云。

产品凭借全闪存和横向扩展技术,NVMe驱动器和光纤访问,通过更好的QoS和分析,通过对象存储链接和公有云后端访问来丰富,可以提供更好的公有云存储体验并打败HCIA部署。在规模上,共享存储是比超融合存储的更好选择。只要HCIA供应商被这种观念所困扰,现有SAN和文件服务器就有机会。

但是,如果HCIA供应商表明它们可以支持大规模部署,公有云供应商继续猛增,那么内部部署SAN /文件管理前景就会黯淡。明年此时想必会有定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DOIT » 回顾2016年:我们见证了一场存储行业的厮杀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